首页 分类 轻小说の 那是超高率的莫查子喔!

第一卷 第一章 那就是横行霸道的莫查子喔

  “我们的莫查子爆炸了!”

青梅竹马小唯慌张地跑了进来。

她头上的呆毛也激烈地摇来摇去。

对于小唯来说,那根呆毛就像是自己可爱的儿子一样。甚至说到了溺爱的程度也不为过。

“什么,莫查子吗?”

“就是莫查子!”

所谓的莫查子——就是在帝释学园流通的特殊纸币。

莫查子这个名称是从某个伟人‘帝释莫查’的名字中所取的。

出身,人种,死状都不明,充满谜团的人物帝释莫查。他以有如到朋友家游玩似的轻松姿态出现在历史的表舞台上。

那是在战后,联合军占领日本时候的事情。

那时帝释莫查还只是十几岁。他拉拢了联合军的下级军官,凭着花言巧语让对方输入了大量的烟草。最后他骗取了那批烟草,在黑市里大赚了一笔。

光是如此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迹,不过帝释莫查的传说从这里才是开始。

帝释莫查将在黑市赚来的金钱作为经费,收购了钢铁产业的公司。之后操控着市场,获得了莫大的金钱。那是天文数字的‘钱’。

然而,享尽世间奢华的帝释莫查,却在某天失去了踪影。

如同玩腻了游戏一样。

不过在他‘玩腻’之前,还完成了最后的工作。

那就是创立学园——我和小唯现在就读的帝释学园。

“再说,莫查子是不会爆炸的吧。”

“就是爆炸了!搬运的时候,莫查子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嗙地爆炸了!”

小唯强硬地主张道。

年幼的脸容,纤细的肢体,贫乳——如同小狗似的笨女孩。当被这丫头如此坚决地主张的时候,已经陷入走投无路的状况。

五分钟前,小唯从这个分配局里出发。

目的是去交缴纳金。

即便是现在,只要闭上眼睛,都能想起小唯出发时那张自信满满的表情。

我们堂堂正正地用猜拳解决了由谁去交缴纳金的争执。因为小唯96%都会出布的,我只要出剪刀就赢了。

不过赢了之后却担心起来。

“你可以顺利地运送吗?”

对于我的问题,小唯浮现充满自信的笑容。接着举起了大拇指。

“包在我身上,晃君。我可是该出手时就会出手的喔。”

该出手时就会出手的小唯看来势在必行了。

“喂,唯。你老实说。莫查子是不会爆炸的。”

“不不,摇晃一万次就会爆炸了。这是真的!”

“会才怪,傻瓜!摇晃一万次就会爆炸,这是哪门子的纸币!”

该是切入正题的时候了。

毕竟都不知‘那个人’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该不会是被抢走缴纳金吧?”

小唯张大了嘴巴。

“为、为什么会知道!?真不愧是晃,是那个吗,超能力什么的?”

我叹了口气。

“像你这种天然纪念品等级的笨蛋,究竟是怎么被帝释学园录取的呢?”

“晃君。我能入读帝释学园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了!”

小唯挺起胸部——因为线条缺乏起伏,无论怎么挺都没什么效果——这么说道。

“简言之,就是爱的力量!”

见我哑口无言,小唯脸红到耳根上,用手掩住脸庞。

“呀,说出来啦,说出来啦。总之,所谓的‘爱的力量’,就是指心里牵挂着晃同学喔。”

谜团果然不断加深……这样的傻丫头居然。

作为帝释莫查‘遗孤’的帝释学园,是俗话所说的尖子学校。而且即使前面加个‘超’字,也只能算是说着‘小小心意,不成敬礼’地递出伴手礼程度的谦虚而已。

帝释学园的毕业生中有许多财政界的成功人士。如果将全日本的成功人士聚集起来,朝他们投下石子,应该会有很高概率命中帝释的毕业生。

明明是这样的学校——不对,也许正因如此?——才会形成‘与众不同’的社会。

那是以莫查子为基础的经济。

莫查子经济有两大原则。

第一原则是,‘莫查子的富裕,才是帝释学生的价值所在’。莫查子的富者,相当于学生的‘高位高尚’。莫查子的贫者,即使对方是低年级的,也要拜倒在富者的脚下。帝释学园的阶级,就是由莫查子决定。

依附于这个第一原则,以此形成第二个原则。那就是‘没有莫查子买不到的东西’。在帝释,即使是就业单位和推荐考试的权利,也能用莫查子买到。所以作为帝释学生获得成功,也会对自己的将来有利。

正因如此新生们才会努力收集莫查子。死命地收集。

不过他们很快就会知道那只是徒劳的行为。原因就是,莫查子总是会流入部分的权力者手中。莫查子的经济就是具有这样的机能。

促进这种体制的是两大组织对帝释社会的统治。

名为执行局和公安局的两大组织,长久以来都支配着帝释社会,而且持续着冷战。帝释学生的99%都从属与这两大组织。

要在帝释社会中生存,就只能这样做。

话是这么说。也有不属于着两个组织,贯彻孤高独立的组织存在。

那就是分配局。我和小唯所属的,第三个组织。

话说如此,分配局也要每月向两大组织上交缴纳金。不过,帝释社会可没有好混到只要正常地上交缴纳金,就能让无所属的势力得以生存。

如今,分配局的存在与‘那个人’,即三岛夏的人格魅力有很大关系。反过来说的话,即使是三岛夏也必须要上交缴纳金,就是这么回事。

然后,被华丽地夺走了缴纳金的,就是我的青梅竹马。

“唯,失去了缴纳金,就表示无法上缴给两局了。”

“是的。”

“于是,会怎样呢。以你那颗被呆毛侵蚀的脑袋也能明白吧?”

小唯脸上挂着愤概的表情,“怎么能把人家最有魅力的地方说成像是侵蚀生命体一样。”

“我明白了。也该时候让你认清现实了。听好了,唯。所谓的呆毛呢。”

“所谓的呆毛?”

“只是睡乱的头发而已。”

宛如被射穿了心脏一样,小唯受到强烈打击。

“怎、怎、怎怎怎怎怎、怎么会……”

“不管怎样。分配局是执行局和公安局的眼中钉。要是交不出缴纳金的话,就会有借口让他们把分配局铲除掉了。要是事情变成这样……”

……啊咧,这不是正合我意吗?

毕竟我可是出于无奈才加入分配局的啊。是被强逼的。对,是被恐怖的三岛夏给——

之前提及到的‘那个人’,也就是三岛夏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说起有关于三岛夏的恐怖传说,可谓是多如繁星。

比如说。摩西以十戒的力量分割大海的时候。要是前来那里游泳的三岛学姐‘这样就不能游泳了。是想要找茬吗?’这样子抱怨的话,被吓坏的大海立刻会恢复原状,把摩西和他愉快的伙伴们沉入大海中。

哎,传说就免提了。

实际上,是三岛学姐做过很可怕的事。

虽然我就读帝释时间尚浅,可还是很清楚。对抗执行局和公安局,稳固地构筑自身地位,这种事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这么说来,三岛学姐为何要成立分配局这种独立组织呢。这点我也不知道。确实三岛学姐不是会居于人下的性格。可是既然这样,只要加入任何一边的组织,登上最高地位不就好了。如果是三岛学姐,这种事是有可能做到的。

为何她要将自己置身于艰苦的立场呢。如果说三岛夏是个抖M的话,事情就简单了。然而那个人压根就是个抖S,即使与三岛夏来往尚浅,我也对此十分地清楚。我已经亲身体会过了。

闲话休提。

“听好了,唯。这可是个机会哦。”

我不自觉地压低声音,环视四周。三十张榻榻米面积的房间。地面上铺着橡木,红木,梣木等多种多样的木材制造的地板。房间的角落有个厚重的暖炉。帝释学园的房间冷暖设备那么完善,那个暖炉派得上用场吗。

无论是那个暖炉还是这些奇怪的地板,全都是三岛学姐花时间打造而来的。房间的角落放置着接待用具(那里的沙发就是我的指定位置)。

帝释学园东栋三楼的这个房间,正是充满叛逆精神的分配局大本营,三岛夏的居城。

现在房间的主人三岛学姐并不在。话说如此,做好警戒总不会吃亏。

“是机会吗?”

脸上带着愣住的表情,小唯这么问道。

“没错。是逃离这个分配局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要是再也交不出缴纳金,那时就是分配局最后的日子吧……大概。

之所以会说是‘大概’,是因为要是三岛学姐的话,也许无论怎样的困境都能逆转过来。

而现况是,没有缴纳金=分配局完蛋,就这样理解吧。那么,会怎样

(继续下一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