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轻小说の 那是超高率的莫查子喔!

第一卷 第四章 我是狸猫的话,那你就是狐狸

  “我要买下图书馆。”

当我道出这番宣言,大鸟对此一脸愉快地笑着,而篠本学姐则是勃然大怒。

“别胡说八道!长期保持中立的图书馆,怎么会落入分配局的手里?”

“其实是有了笔临时收入,分配局现在手上有五亿莫查子,有五亿的话,就能买下图书馆的权利书了吧?”

没有莫查子买不到的东西。

因此帝释学园的所有设施,都有让学生用来收购交易的权利书,这种权利书也和莫查子同样盖着防止伪造的印章。

权利书的买卖应当是自由的——然而只有图书馆是例外,拥有图书馆权利书的是图书委员会,无论是执行局还是公安局都无法从图书委员会手中购买。

“不过,分配局不是公安局也不是执行局喔?”

“确实在旧分配局的时候,我也担心过这种‘抄近道’的方法。”

大鸟以轻松的口吻继续说下去。

“话虽如此,旧分配局的局长总是要看执行局和公安局的脸色。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而且新分配局成立之后,并没有能买下图书馆的财力。不,是以为没有。不巧的是,三岛学姐却有着秘密的存款。”

“没错。虽然图书馆是中立组织,但是并非独立组织。如果没有执行局和公安局的许可,就无法出售图书馆的权利书。”

“于是你就把我们叫出来了吗?”

我使用便利的帝释SNS,将大鸟和篠本学姐叫到图书阅览室。

“当然,我不会说只是想要买下图书馆。这是交易喔,我买下图书馆之后,就会举行拍卖会。”

大鸟愉快地笑起来。

“原来如此,无论是执行局还是公安局,都没被禁止购入图书馆。只是被禁止从图书委员会手上购买图书馆而已,只要从你们分配局手上购买的话,就不会违反莫查规则对吧。”

篠本学姐以带有警戒心的语气说:

“做出这种挑字眼的行为,你以为会被莫查规则允许吗?”

于是我便回答:

“我没挑字眼啊,只是忠于莫查规则而已。由始至终都是,对吧?”

大鸟像是同意地点了点头。

“可以详细地讲下拍卖会的事吗?”

“首先是制作字据。‘只要分配局收购图书馆,就要在十天后举行拍卖会。’这样。并且将会拍卖会交由赌博委员会负责。”

西崎同学的推测看来是正确的。两个组织的局长,以及其亲信都知道赌博委员会的存在——就是这件事。

证据就是,即使听到赌博委员会这个名字,他们两个都并没表现出惊讶。

不对,严格来说篠本学姐有稍微惊讶了一下。不过她也并非初次听说赌博委员会的事。

“我终于搞明白了,三岛是赌博委员吧。”

我知道赌博委员会的事=从三岛学姐口中得知,她是这么想的。不过其实赌博委员会是我们靠自己找到的才对。

不过,篠本的结论是没错的。

“说得没错,而且进一步来说,她还是委员长。”

“居然会——你知道这件事吗,大鸟君!?”

“差不多吧。”

“弥生可是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岚山弥生是公安局的局长,不过现在这种事没所谓了。

大鸟咯咯地笑起来。

“有里·莫查规则的存在喔?知道赌博委员长身份的,就只有执行局和公安局的局长。”

“像三岛那样的危险人物,居然会让她担任赌博委员长!?”

面对篠本学姐的凶猛气势,大鸟苦笑着说道。

“喂喂,那可不是我们选择的。而且赌博委员会是地下组织,即使三岛君是反莫查子经济的思想,也不代表她可以为所欲为。”

“实际上三岛是把赌博委员会当作饲养的狗那样利用吧。”

说是饲养的狗真是失礼。小心咬你喔?

“你误会了。只要是被选择的人,无论谁都能利用赌博委员会。不管是我,还是你。”

我点了点头。

“就是这样,况且赌博委员会也不是我的同伴。只是为了让拍卖会公平公正而请求他们进行协力罢了。”

大鸟投来尖锐的目光问道:“那么三岛委员长是不会参与的吧?”

“嗯。毕竟要是牵扯上三岛学姐,就无可避免会公私不分嘛。”

不过主持拍卖会的的洛斩前辈是三岛学姐的好友,这点姑且算是稍微对我们有利。

大鸟用手指敲着桌子。

“那么拍卖会要在哪里举行?”

“在赌博委员会的大本营,据说帝释的地下有个拍卖会场。”

大鸟闭目沉思五秒之后,睁开眼露出爽朗的微笑。

“好,我明白了,执行局会参加。篠本君,你怎样?”

“我得先跟弥生商量——”

“你是NO.2吧。而且公安局是分散型体系。就这么点事情,你以现场判断就能回答了吧?”

根据刚才大鸟的反应可以明白两件事。

第一,大鸟对拍卖会感兴趣。

第二,公安局的局长不是会参加这种风险游戏的性格。

考虑到这点的大鸟,想要怂恿筱本学姐代表公安局作出判断。

我决定要在筱本学姐的背后推她一把。

“筱本学姐。如果取胜的话,图书馆就是属于你的了。”

筱本学姐的瞳孔内燃起欲望的火焰。

“那好!我们就奉陪,拍卖会。”

我与大鸟相互对视,他没有说话,只是动了动嘴唇——虽然我没有读唇术的本领,不过似乎他刚才是这么说。

‘精彩的说服。’

我深呼吸一下之后。

“那么,现在就先写好字据——让分配局收下图书馆吧。”

拍卖会前一天。我们在分配局的房间里集合。

我,小唯,炉端,西崎同学。不过三岛学姐不在。因为这不是三岛学姐的战斗,而是我们的战斗。

就让三岛学姐在场外参观后辈们怎么大显身手好了。

“集合在这里的各位,本日为我的呆毛远道而来非常感谢。”

“唯,现在不是说这种傻话的场合,有什么要报告的吗?”

“是的。我听从晃君的话,这几天都待在图书馆,发现执行局的人在监视那里喔。会不会是在图谋着些什么呢?”

不愧是大鸟。以防我们使什么计策而进行监视吗。不过,可惜的是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

“比起这个,晃君。这几天你都跑去哪里了呢?不只是上课和放学的时候,就连午休都不见人影。休息天的话从早上就不见你了,到底是去哪里——”

小唯带着惊讶的表情,

“难道说,是有了外遇吗!人家可不记得有把晃君养育成这样的孩子喔!”

“不,我不记得有被你养过。”

“小学的时候,人家不是送过晃君布丁吗?就是布丁呀!布丁!”

“你把送布丁当成是养育了我吗?好吓人,快别这样!”

炉端露骨地干咳了一声。

“我们不是来这里听你们打情骂俏的啊。是吧,西崎学姐?”

西崎同学带着惊讶的表情看向炉端。

“难道不是?”

“慢着西崎学姐!请你认真一点好吗!这是为明天的拍卖会作准备的作战会议啊!是吧,樱几?”

“不,我是这么想的,你和唯好像都没什么用,有必要吗?作战会议这东西有必要吗?作战什么的‘交给晃君放手去做’不就好了吗?”

“一点都不好!完全就无法‘放手去做’不是吗!我和手芭的士气都掉到谷底了啊!是吧,手芭?”

“就是呀,晃君。”

小唯把手贴在单薄的胸部上。

“我保证最后肯定会需要人家的力量喔!”

“我知道了,知道了。但基本上就只能临机应变吧?对手会怎么出招是无法预测的。不过——”

我竖起三根手指。

“有三个,我在这场拍卖会上设置了三个陷阱。”

“噢噢,三个陷阱真是豪华阵容呢。”

谁知道会怎样。三个不知够不够。反过来说,只要被大鸟和篠本学姐任何一方攻陷了这三个陷阱就是我们输了。

“那么晃君。你设置了怎样的陷阱?”

“首先是——”

拍卖会当天。

赌博委员会工作站的一部分被用作拍卖会的会场。

我们正随着洛斩前辈前往会场——虽然这样。

可是好远!

我们乘坐冰霜之栋的电梯前往地下,接着就不断地在错综复杂的地下道上行走,之前跟着三岛学姐走的时候也这么想过,帝释的地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简直是迷宫化现象!

终于好不容易来到拍卖会场,这里就像体育馆那么宽广。室内被明亮的灯光照亮,深处有个主席台。这个主席台做成髑髅似的的形状,充满了赌博委员会的恶趣味。

“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