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历史军事 曹操喊我去盗墓

第四百九十三章 林中诡事(4100)

曹操喊我去盗墓 我知鱼之乐 7275 2021-10-14 04:02

  一声令下,郝萌与曹性所部立即行动起来。

  只用了大约半个时辰就完成了集结,除了留下一小部分人看家之外,剩下的人全部带好了工具前去发现鬼火的方位寻找陵墓。

  然而他们哪里知道。

  这绿色的鬼火也不过只是吴良装神弄鬼的把戏罢了。

  他预先叫白家人在火把所用的火油中掺入了用铜钱制作而成的铜粉,如此火把在燃烧的时候便会产生绿色的火焰,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化学问题,只是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办法理解罢了。

  如此夜里白家人穿上黑衣,就连脸都抹上炭黑,举着火把在林子里面流窜,自然便只能够看到鬼火,却看不到人的踪迹。

  与此同时。

  白家人也一直在暗中监视着郝萌与曹性所部的一举一动。

  发现他们开始集结并向那片区域行进的时候,那些在林子中举着“鬼火”的族人便已悄然散去,断然不会被他们擒住。

  这正应了郝萌那句“光是浩瀚的阳气便可令鬼火退避三舍”。

  不多时,郝萌与曹性所部已经到了那片“鬼火”刚刚出现过的林子。

  如今已入深秋,林子的地面上已经铺上了一层落叶,其中最多的还是北方常见的松针,这种原始山林常年无人清理,落下的松针已经积起了厚厚的一层,踩在上面十分松软,就像是踩在后世的海绵上。

  而这种环境,自然也是最适合设置陷阱与隐藏痕迹的环境。

  郝萌与曹性等人进入这片山林之后,很快便在林子里面看到了一些颇为奇怪的石碓。

  这些石碓所用皆是一些凌乱不一的石块,并且石碓的造型也是各不相同。

  有的是呈圆锥形的一堆,看起来就像一座孤坟;有的则摆成了长条,就像是梯田旁边垒出来的坎儿;还有的依树而堆,与旁边的树木连在一起,完全没有形状可言,似乎只是胡乱的摆在一起罢了。

  除此之外。

  这些石碓上也落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与松枝落叶,看起来似是已经存在了很久,却又无法判断究竟是多久。

  “你们此前见过这些石碓么?”

  看过这些石碓,郝萌将斥候头子叫了过来,正色问道。

  “不曾见过……”

  斥候有些不太自信的道。

  “究竟是没见过,还是此前根本没来此处仔细查探?!”

  郝萌忽然提高了音调,大声质问。

  “将军恕罪!”

  斥候头子连忙跪倒在地赔罪道,“是属下的疏忽,一直以来我们的查探重心都在不归谷内,虽有派暗哨在外巡视,但重心仍是防范外敌,倒并未注意过这片林子是否有这些石碓,因此属下也说不好……”

  “此事暂且记下,回去再处置你!”

  郝萌瞪了斥候头子一眼,终是没有就地追责。

  如此一来,他便没有办法准确判断这些石碓的由来了,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些石碓必然不是天然形成,乃是有人兴建。

  但有人兴建也要分两种情况:

  一种是最近临时兴建,这问题可就大了,极有可能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布下的陷阱,只是至于究竟有何功用,一切都还不好说;

  另外一种则是很早以前便已建成,这对于他来说又是好事,这说明此地乃是一片遗迹,极有可能便是与广川王墓有关的遗迹,如此一来,他距离此行的目标便已经十分接近了。

  不过从这些石碓上留存的灰尘与松枝落叶来看。

  倒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退下吧。”

  曹性又冲那名依旧不敢乱动的斥候头子挥了挥手,这才对郝萌拱手说道,“将军如此在意这些石碓,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倒没有,只是上回遇上了那伙疑似与陵墓有关的怪物,心中有些顾虑,不得不多一份谨慎。”

  郝萌也没将他当外人,摇头苦笑道,“若是这次再像上回一样铩羽而归,便是吕将军不责罚我,吕将军账下同僚又当如何瞧我,到时我便无颜再立于吕将军账内了。”

  “将军说的是,多个小心总是没错的。”

  曹性笑着应和道。

  “诸将听令!”

  郝萌沉吟了一下,又对众人喝道,“这些石碓恐怕便是陵墓附近的寝园遗迹了,胜利已经近在咫尺,即刻起一什为一队,由什长带领分散查探这片林子,尽快摸清楚这里的情况,绘制出完整的地形图来,待我看过地形图再分组进行挖掘,确保万无一失!办成了此事,咱们便可离开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回去面见吴将军时才可一雪前耻,到时候我亲自为大伙请功封赏。”

  “诺!”

  众人听令应了一声,很快便化整为零分散进入了这片山林。

  郝萌自己也不曾闲着,带着曹性与随行的十多名亲卫走为一组,进入山林之中亲自查探起来。

  ……

  起初郝萌也没觉察出任何异常。

  如此在林子当中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入眼依旧是那些造型各异的石碓,以及时而零散时而密集的树木,脚下踩的也都是松软厚实的松针地面。

  这种地面极适合销声匿迹,因为走在上面就算留下了脚印,片刻之后也会重新恢复回来,并且除非踩到了树枝,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在如此松软的地面上行走,消耗的体力也要比平时多一些,肯定比不了坚硬平坦的路面。

  因此仅是半个时辰的功夫。

  郝萌与曹性一行人便已经感觉到体力有些不支,甚至在这深秋寒冷的山林中,他们身上依旧冒出了汗来,而随着汗液蒸发起来再遇上冷气,每个人头顶竟都能看到一缕升腾而起的白色雾气。

  “将军,要不咱们先歇会?反正手下兵士都已经去查探了,这片山林又不大,相信很快便会带回消息,将军若是累着了,又有谁能来给我们支持大局。”

  那些亲卫不敢说话,曹性却能稍微提提意见,此刻他已经喘起了粗气,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典韦那样的怪物,体力与耐力都不像个人。

  况且曹性这话说的十分中听。

  “仲勇言之有理,既然如此,咱们便在此处稍坐……且慢!”

  郝萌刚点了点头,准备找个地方坐下,结果语气却是猛然一滞,面色古怪的看向了曹性,“仲勇,你说这片山林不大?”

  “正是。”

  曹性有些疑惑的回道,“我听斥候说起过,这片林子方圆不过只有几里地的光景,况且咱们此前进入不归谷时,也的确没有在附近见着过较大的山林不是?”

  “这……”

  郝萌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面色更加古怪的问道,“一片不过方圆几里的山林,咱们轻装上阵已经走了大约半个时辰,若是正常情况下,咱们就算是走了一些弯路,恐怕也早就走到林子边缘了吧?”

  “将军的意思是……”

  听了郝萌的话,曹性终于意识到了问题,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

  “还有一事。”

  郝萌眉头皱的更深,顿了顿又道,“咱们至少有三百余人进入了这片不过方圆几里的山林中,十人一组那便是三十几组,而我们在这里面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却连一组人都不曾遇上,这不是怪事?”

  “……”

  曹性顿时无话可说,脸上增添了一抹忧色。

  他必须得承认,郝萌说的一点都不错,区区一片方圆不过几里的山林,三十几组人马一同进入其中查探,就算不是处处有人,每隔几十几百丈远总归还是要遇上自己人的吧?

  况且有人若是探到了林子边缘,难免也还要折返回来,也不存在渐行渐远的情况,没有理由一组人都不曾遇上。

  此事古怪!

  实在是太古怪了!

  “……”

  随行的十来名亲卫亦是面面相觑起来,他们也是人,自然也会害怕。

  更何况这地方不久之前刚出现过死人魂魄化作的“鬼火”,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这对这些相对比较迷信的古人来说,自是更容易心生惧意。

  “击锣!”

  相比较曹性而言,郝萌的盗墓经验更加丰富,遇到这种情况他很快便做出了决策,当即对身边的亲卫喝道,“这片山林不大,就算有石碓与树木阻挡,集结锣声应该也可以传遍小半个林子,我们的人若在附近,听到锣声便会前来与我等汇合,若有人前来,那便可能是我多心了,但若是没人前来,那……”

  说到这里,郝萌竟不知该如何形容。

  因为他此前盗墓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判断自己现在究竟遭遇了什么情况。

  “诺!”

  亲卫心里也慌的很,哪里敢有半点怠慢,自是立刻取出铜锣来奋力敲击。

  “铛铛铛!铛铛铛!”

  锣声很快在山林中响了起来。

  “将军紧急召集,速速随我前去集合!”

  附近的林子里果然很快便传来了一个声音,同时那边什长也是摇响了随身携带的摇铃用来回应郝萌这边的锣声。

  他们经常外出掘墓,自然也有自己独特的传讯方式。

  与此同时。

  “叮铃铃!叮铃铃!”

  其余几个方向也出现了相同的回应。

  不过这些铃声都略远一些,远远不及方才那组能够直接听见说话的人马。

  “将军,你快听,有不少回应!”

  亲卫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脸惊喜的对郝萌报道。

  “难道是我多虑了,我们只是弯路走的多了些,又恰巧与我们的人擦肩而过?”

  郝萌亦是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对身边的亲卫说道,“告诉他们暂时不用来集结了,继续办他们的事,莫要浪费功夫。”

  “诺!”

  那亲卫又再一次敲响了铜锣,只是敲击的节奏却与上次有了差别:“铛——铛铛!铛——铛铛!”

  “叮铃铃!叮铃铃!”

  几个方向很快便又传来回应,这表示已经收到了命令。

  如此郝萌与曹性等人自是没有在多想,坐在原地休息了片刻,一边闲聊一边耐下性子等待兵士们的查探结果。

  这么一坐便又是半个时辰。

  “这都已经一个时辰了,屁大点的林子早就该探完了,怎么还不见有人传信来报?”

  郝萌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锤了锤做的有些酸涩的老腰,终是又忍不住开口问道。

  与集结铜锣相同,若是有人查探完毕,便会先用特定的摇铃方式来与附近的人取得联系,而后再分而和之,如此逐渐形成一道网,最终连接到郝萌这里统一来报。

  但直到现在,他们还未收到任何铃声。

  “奇怪的是,我们在此处又坐了半个时辰,依旧一次都不曾遇上咱们的人,难道三十几组人依旧是恰巧与我们擦肩而过了么,可这未免也太巧了些吧?”

  曹性则又旧事重提道。

  半个时辰前的回应令他们放下心来,可此刻的情况却又令他们不得再一次忧心起来,是啊,这未免也太巧了些,难道他们就刚好坐在了所有人的盲点上么?

  “仲勇说得有理,若不是他们都在偷懒,此事仍透着许多古怪之处!”

  郝萌猛然惊醒过来,接着又对身边亲卫喝道:“击锣!教所有人立刻前来见我,我要亲眼看见我们的人!”

  “诺!”

  “铛铛铛!铛铛铛!”

  急促的锣声再次响起,敲的比之前更加秘籍。

  “叮铃铃!叮铃铃!”

  摇铃亦是纷纷开始回应,这一次有两个铃声距离他们很近,听这似乎也就在二三十丈之外。

  郝萌踮起脚来顺着铃声望去,隐约能够在林子之中看到一些若隐若现的火光,那自然便是自己的人马,属实不算远。

  “等着吧,最近的最多一盏茶的功夫便能够到我们这里来。”

  郝萌再次略微放下心来。

  但却并未教那些兵士继续查探,谨慎起见,他还是想先将人马集结过来才可完全安心,否则便会似现在这般心神不宁。

  结果一盏茶的功夫很快便过去了。

  两盏茶的功夫也过去了。

  却依旧迟迟不见有人前来集结,甚至再起身向此前看到的火光处望去,竟已经无法再将其找到,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不过另外两个方位,却又出现了几抹若隐若现的火光。

  郝萌怒道:“你娘的,继续给老子击锣,击的再疾一些,再给一盏茶的功夫,若到时候还见不着他们的人,老子要他们好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