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三十九章 气渡云扉

荡世九歌 朽末 2899 2021-10-01 15:42

  “小子,出来有人找。”樵老提高嗓门呼了一声。

赋云歌连忙跑过去迎接,脚步太快差点摔倒。樵老和一品红梅见到他这个样子,嘴角都微微上翘。

赋云歌才不管这些。他跑到一品红梅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袖口,内心惊喜之余,更有五味杂陈。

但他还是喜悦地说:“师……前辈!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一品红梅淡淡笑了,迟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没事,让我放心了不少。”他宽慰地说。

樵老在一旁,见两人已经碰面,就招呼他们进屋说话。赋云歌喜不自胜,领着一品红梅往樵老的屋里走去。

先喝过了茶,一品红梅也稍微歇息了片刻。赋云歌急欲知道很多问题,一刻也等不住想听一品红梅讲述。他草草吃完了饭,内心的迫切简直都写在脸上了。

一品红梅大概也在考虑从哪里开始向赋云歌讲述比较好,迟迟没有开口。唯独樵老看起来万分悠闲,相比之下颇有超凡脱俗之感。

看着两人这副模样,樵老随口说:“顺着讲述就是,这孩子又不傻。”

一品红梅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赋云歌,理了理思绪,才对饭桌上的两人开始娓娓道来。

原来,当天晚上的朝云街埠,已经陷入一片混乱。火势烧起来之后,第二条主街持续蔓延,当他和醉尘乡赶到的时候,情况已经非常危急了。

这时候九彻枭影开始撤退,寇武夫万分恼怒,与月参辰前去追赶,到现在也没有音讯。

火势渐大的情况下,有不少居民都冲了出来救火。但是几乎无济于事,反倒使街埠陷入了失控。最后好在天降大雨,浇了整整一夜,总算把大火浇灭。然而第二条主街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变成了一堆废墟。

“我和醉尘乡这几天来,都在协助馆长恢复街埠秩序。但是朝云街埠元气大伤,恐怕难以恢复到往日的繁荣了。”一品红梅遗憾地摇头。

“人没事就行。”樵老在一旁咀嚼着饭菜,插口道。

“醉尘乡前辈呢?”赋云歌又问。

“他啊,”一品红梅端起桌上的茶杯,小啜几口,“昨天我和他商定了计划。他现在已经去追寻九彻枭影和寇武夫两人的下落了。我负责到匹马庄查探,顺便找寻你和东方诗明。”

“匹马庄”这个词仿佛是赋云歌的一块心病。他听到这个词内心又有些隐隐作痛。

一品红梅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看出了赋云歌的自责后,他便悉心出言宽慰:

“匹马庄之灾,你无需感到愧疚。九彻枭影这次的盘算之深出人意料,但他们终究会付出代价。”

赋云歌点了点头,重整心绪。没错,他赋云歌只要在世一日,就要九彻枭影为他们的恶行偿还血债。

见他没事,一品红梅就继续讲述起来。

当他与醉尘乡分别,乘船离开朝云街埠,赶到匹马庄时,那里已经变得凋敝不堪。

庄里哀鸿遍野,居氏酒庄的前途也惨淡无望。这几天来多赖居老的夫人强撑病体出来主持大局,但是居氏酒庄的百年基业就此毁于一旦,恐怕难以挽回了。

“居老夫人确实非同常人。”他低声喃喃说。“另外,崇道成已经由公孙探等人安葬。他们目前也已经离开,回返复命了。”

赋云歌攥紧了拳头。崇道成就死在他的眼前,这个仇他也一定会报。

“再就是你们俩了。”一品红梅指了指赋云歌。

“两边的情况都安顿之后,我沿着匹马庄百姓说的,在江边找到了打斗的痕迹,还有我给你的剑。既然没有踪迹,我猜测你们应该顺江流而下,就乘舟追了下来。”

“终于,我在山下看到了你的搁浅的木筏,就上来试着找寻,后来在山路上碰到了暮迟年。”说罢,他把目光挪到了樵老身上。

樵老迟缓地“嗯”了一声,表示属实。

“后面的情况就不必多说了。”一品红梅最终又把视线落回,看着赋云歌,“好在你还安然无恙。多谢你了,樵老・暮迟年。”

“不用。无意碰到,算他走运吧。”樵老摇了摇头。

赋云歌对一品红梅知晓樵老姓名的事情感到有点意外,不过很快也就理解了。他们在还没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相遇,之间发生了什么,或许无需赘述。既然如此,一品红梅能够知道樵老的名字也就不足为怪。

在得知了赋云歌现在的身体状况之后,一品红梅同样让他先不要离开。赋云歌虽然心急东方诗明的下落,但是奈何自己确实帮不上忙,也就不给他们添乱,点头答应。

三人吃过午饭,稍作休息,时间就很快转移到了下午。

樵老照例扛着斧头和藤筐外出砍柴,还要去照料对面山坡地的几亩农田。而在他离去之后,一品红梅就把赋云歌叫到屋后,似乎有事吩咐。

赋云歌心里惴惴不安,一路跟着一品红梅到了屋后。

一品红梅找到了一片较宽阔而且荫凉的空地,靠着一棵树抱胸而立。赋云歌迟疑地看着他,不知道要做什么。

一品红梅上下扫视了他几遍。少顷,他缓缓地问:“《云笈十三疏》,你现在有何进展?”

赋云歌思考了一下,犹豫着说:“目前停顿在第三式,‘气渡云扉’。”

一品红梅闭眼想了想,然后很快微微颔首:“这样的速度已经不慢。毕竟你有武学的根基,修炼脉门还是能够有所裨益。”

“但是……”赋云歌望着头顶新生的枝叶,眼神迷乱,“我现在没有力量了。元气的损失还没有恢复。”

“气渡云扉,本来也不需要多少内力支撑。”

一品红梅直起身,向赋云歌踱步走来,“用现在的力量修炼,就已经足够了。我也会帮助你。”

他走到赋云歌身边,轻轻抬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赋云歌一惊之下,顿时感到周身经脉暖洋洋的。

这种感觉,分明是一品红梅在向自己体内传送内力!

“前辈,何必如此!”赋云歌知道内力的重要性,跃起来想要甩开一品红梅的手。

一品红梅的手却像是黏在赋云歌的身上,任赋云歌怎么甩也甩不开,缕缕内力还在往赋云歌体内持续输送。

他淡淡地说:“这只是帮助你稳固经脉,不可拒绝。我元气充盈,这点内力不过九牛一毫,没什么损伤。”

听一品红梅这么说,赋云歌才半信半疑地平静下来。静下心之后,他确实感到输送进身体的那股内力只是在经脉游走,而没有汇聚到气海。

又过了一会儿,输送功力的感觉渐渐减弱,一品红梅调运内息,缓慢挪开了手掌。

“这样就不会有差错了。”一品红梅吁了口气,“那么,开始吧。气渡云扉重在顿悟,你用心体会。今天我手把手教你,争取尽快让你突破桎梏。”

赋云歌现在的心情越发惊喜和意外,脸上遮掩不住的兴奋。

一品红梅看着他激动的神情,不免又说了一句:“不过,加快进度,虽然有武学的根基作为保障,但仍旧会无比辛苦。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赋云歌正色点头,目光里充满了笃定:“请前辈赐教!”

一品红梅嘴角微微上翘,他很久都没有见到过这种神态了。

“……好。”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