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二十八章 捕杀

荡世九歌 朽末 2232 2021-10-01 15:42

  而匹马庄的庄口,现状也一直在僵持。

崇道成和一干村民庄户守在庄口,正在抵御一小队为数不多的大汉。很显然这是九彻枭影留在这里的一小支牵制队伍,人数并不多,在崇道成等人的抗击下已经节节败退,一点没有刚才的嚣张气态了。

崇道成使用一杆长戟,冲在众人的最前面,武功着实不俗。他眼疾手快,看到一边的一个大汉又跃跃欲试想要从一旁包抄,手腕一抖,戟锋倒转,回身流利地一个倒刺,那个大汉顿时被扎了个透心凉,倒地毙命。

看着前面仅剩的四五个大汉,崇道成把长戟一戳,“铿”地插在地上。

那几个大汉眼看着一伙人被他们基本全部干掉,有的腿肚子都哆嗦起来,半步半步地缩着后退,倒像他们才是被欺凌的似的。

“想来的,可以继续。”崇道成震声大喝。

眼前的几个大汉哪还有胆量继续,都一个个想要转身逃跑,但是又似乎有点不甘心,犹犹豫豫地似近似退。

崇道成轻微嗤笑一声,抬头看向远处,不搭理他们。

然而,就在他眼光触及到绕过后山的那条山路时,他忽然看到了两个人奔跑的身影,看起来急匆匆地,似乎有什么紧急情况。

再定睛一看,崇道成辨认出了那是赋云歌和居老。

他顿时心头缩紧,看两人的模样,难道是碰上了什么麻烦?

往后一看,身后的人群里也有居无竹的身影。他立刻朝后喊道:“居公子,等你父亲过来,尽快把他接回庄里去,不要耽搁。”

“哦,是。”居无竹在后面吆喝回应。

对面的几个大汉听他们这么说,忽然都抬头往那边的山路看去,眼神里忽然充满了激动。

“他们来了,来了!”有几个大汉兴奋地大叫。

“太好了,咱们任务完成了!”

“得救了……”

不等他们几个兴奋完,崇道成忽然瞳孔收紧,急忙抡起长戟,两步上前迅速转戟一刺,先刺死了前面些的两个大汉。

后面几个刚回过头来,立刻就被紧接而来的戟尖捅穿了小腹,眼神中还带着恐惧,就纷纷摔倒在黄土,粘稠的血水汩汩淌了出来。

背后一片哗然,许多村民被崇道成这么麻利又凶狠的一套身手给吓了一跳。

红色的血顺着戟尖缓缓滴下,但崇道成默默看向远处,眉间已经拧在了一起。

他看到了那边,尾随在赋云歌两人身后的,那些黑压压的一众人形,像是蒙蔽远天的乌云一样,令人不觉心惊胆战。

绕过山之后跑一小段山路就能到达匹马庄的商衢,赋云歌他们已经离这边不算远了。众人也纷纷听到了不远处山路上传来的嘈杂的动静,都仰起头去看。

“居老!居老回来了!”后面的一个中年汉子叫道。

“太好了,大家长没事!”

“等等,他们后面的那些,是什么人?!”

人群中有人惊呼。有眼睛好使的庄户已经看清楚了那边的状况。事实并不乐观,他们的大家长正在被一群数量不少的恶匪追杀!

而且,看样子居老已经快要跑不动了,如果不是身边的那个少年在竭力地搀扶着,恐怕早已经被后面的那些狂徒给剁碎了。

“快去救居老!”有人跃跃欲试要去前面迎接。

“都在这里守住!”崇道成转头下了死命令。

众人看他这么吓人,纷纷噤若寒蝉。

崇道成眼看情况危急,招呼上一旁跟他来的那两个同伴,三人顿时一起飞驰了出去。

赋云歌心急如焚。他的精神一直高度紧张,像是被绷紧的弦,唯恐居老葬身在这场捕猎式的追杀下。

居老明显已经体力不支,后面的人群越赶越近,再这样下去,他们根本撑不到山下的匹马庄!

“受死!”后面的一个大汉看准了时机,从怀里掏出一只弹弓,捏上一只钢丸,拉弓欲射。

“嗖”地一声,弦开弹出,一股凉气瞄准居老的后脑激射而来!

赋云歌耳朵灵敏,抬眼看到危机已至,连忙抬臂猛地压下居老,两人一同重重摔倒在地。但也幸亏如此,那粒夺命的钢丸才贴着居老的头皮蹭过,没有顺利击杀居老性命。

赋云歌心里知道,现状已经非常棘手了。他挺身一跃而起,用身体挡在了居老的前面。

“居老,你先走。”他拔剑出鞘,头也不回地对居老说。

居老抱着盛放有金风牡丹的盒子,从地上爬起来,无比哀痛:“孩子,我不能让你替我这把老骨头去死……”

一众大汉已经追了上来,密压压的人头挤在狭窄的山路上,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赋云歌屹立在前面,阻挡住了大汉们的步伐。

“没有权衡的空间了。居老你走。”

赋云歌说着,骤然长剑直刺,稳稳地停在了前面的一个大汉胸前。

居老踌躇着:“这……”

忽然,就在万分危急的刹那,一杆长戟横空掠下,“铮”地插在了赋云歌和大汉们中间的地上。大汉们被震惊得往后退了两步,赋云歌也仰头看是何人所为。

“都走,我们断后。”

半空响起了崇道成厚重低沉的声音。赋云歌终于等到了援军来到,他立刻收剑退后,搀扶起居老,留给崇道成现身的空间。

崇道成三人顺着山路一旁的崖壁飞奔而至,及时支援。等到了大汉们聚集的前方,崇道成拔足纵身腾空一翻,稳稳地落在了长戟的一旁。另外两个同伴也紧跟他的身后到来,一左一右护在了赋云歌和居老的前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