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二十五章 主街失守

荡世九歌 朽末 2707 2021-10-01 15:42

  场上也有不少居老的熟人伙伴,也对居老这反常的作风大感惊异。

许多人渐渐停止了叫价,毕竟一来敬佩居老的为人,不愿和他因为这么一件宝物伤了和气,二来这八十八万,也确实不是一个小的数目。

“……九十万两。”后排又有一个报价的声音。

但还不等拍卖师开口,居老就不容置喙地紧随其后,立刻报价:“一百万两。”

这样的场面,很显然就是居老不愿割爱,铁了心要拿下这金风牡丹了。

一百万两,这个数字将近是他居氏酒庄一个季度的收入了,如此不加考虑就慷慨出手,令在座的众多宾客都悄悄吸了一口凉气。

场上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但迟迟没有加价的人。

拍卖师环顾四周,高声叫出:“一百万两,一次!”

“一百零……”又有人跃跃欲试。

“一百二十万。”居老不等那人报完价格,就立刻高喝出新的高价。

人群发出惊讶的嘘声。拍卖师不禁偷偷瞥了一眼身边那个鎏金盒子中盛放的金色花朵,吞了一口唾沫,又让自己恢复冷静。

居老的表情倒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他已经打算放手一搏了,也就没什么多余的牵挂和权衡。

他的妻子就要有救了。这是整个居氏酒庄带来的希望,也是承载了整个匹马庄拥护他的百姓们的愿望。他不会让这份愿望落空。

全场这时候已经鸦雀无声了。拍卖师迟疑着叫出声:“一百……二十万,一次。”

无人应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前排的居老的背影上,杂多的目光中,有钦佩,有盘算,有不解。

外面的天色渐渐昏沉了,风的劲头也更大了。

阴云渐渐从远山汇聚到朝云街埠,雨水的腥味浓郁了起来。恐怕晚上即将到来一场夜雨。湿凉的感觉已经从云幕中渗透到四野的空气里,打湿了满街盛放的桃花。

“伯忠!”有人悲戚地大喊,在第二条主街上,声音在街道间回荡着传响。

眼下都局面已经成了围殴之局。公孙探在战局里环顾弟兄们,却发现已经不到三人,刚刚那名叫伯忠的弟兄被一个恶汉粗暴地槌开了后脑,鲜血顺着倒下去的身躯洒在地上。

他们拦阻不住这样的局面了,尽管他们的实力都算不俗。单靠这样的消耗,他们只是在做无谓的牺牲罢了。

无法拦住的大汉从他们身边潮水一样涌过,有的在和他们鏖战,而更多则是看准了那些无人顾守的商铺,开始了他们最熟练的砸抢劫掠。

店铺是守不住了,但是这边街道的通路并不直接连接着居民区。公孙探挥剑格开敌人,心中仍然尽量冷静地思考着。

居民区的巷道在月参辰他们顾守的主街一畔,不知道他们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无法两全,那么也只能弃卒保车,至少不能让百姓被牵连。

想着想着,公孙探的手不自觉地抓向腰间。

另一边的主街,局面也在恶化。

长久的拉锯战,使得月参辰的丹田真气基本耗空,术法攻击渐渐羸弱了下去。而寇武夫身上已经有了好多被刀斧砍出的伤痕,鲜血浸湿了他的衣服。他灌注到四肢百脉的力量也即将告罄,挥舞的重拳有些失去准头。

聚拢过来的大汉渐渐少了,但是仍旧有新的补充过来。两人闯荡江湖也有些年头,十分清楚现在的局面如果不能得到化解,他们说不定真的会丧命于此。

而在远处的码头,酣战也仍然在持续。

两人决斗,醉尘乡占尽上风,那个双刀流处处受制,此刻已经是遍体鳞伤。

但是他作战时的速度很快,如同灵敏的泥鳅。能够一来竭力闪避着醉尘乡的招式,二来持续纠缠着醉尘乡想要返回支援的步伐。尽管他已经被打得接近奄奄一息,还是在尽力拖延。

醉尘乡现在也没有心情钦佩他的精神了,只想着尽快解决这个麻烦。

顿时他真气再提,手掌翻覆风云,避无可避的一招骤然释放:

“鹧鸪掠云波,去。”

饱含了醉尘乡的真元,横扫的气劲无比强硬,周遭的树木被纷纷摧折。

双刀流见状忙把双刀格挡在身前防御,但是招式波澜非同小可,瞬间双刀齐齐拦腰碎裂,双刀流也被撞出一口粘稠的鲜血,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这种程度的战斗,醉尘乡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他此刻体内的气力被全部惊醒,隐居多年生疏了的筋脉也通通活络了起来。

他慢慢走到双刀流面前,低头俯视他。

双刀流拿着两柄断刀,很不服气似的,狰狞地笑着仰起头看醉尘乡。

“结束了。”

…………

“砰”地一声,第二条主街上,传出一声爆响。接着浓烟肆意弥漫,到处陷入一片混乱。

从人群里冲出来三个人,是公孙探拉着他仅存的两个同伴逃了出来。刚刚的烟幕是他弄的,这是他最后的保命方法。

“公孙大哥,我要给刘三哥报仇!”后面的一个弟兄血泪满脸地哭吼。

“那也要有报仇的资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第二条主街守不住了。”公孙探头也不回。

那是他自己研制的“砂烟弹”,带在身上的只有三颗,刚刚一起全部抛了出去。他看准了脱离的路线和同伴的位置,最后才下了这样的动作。

他们拐进的是一个曲折的小巷。公孙探之前到这里探过路,是可以直接转到第一条主街的。

他们要继续协助月参辰等人,全力阻拦想要进入居民区破坏杀戮的恶匪。

失守的第二条主街,前面的街口就与第一条主街形成了连通,倘若恶匪从那边包抄过来,第一条主街也只会沦陷。公孙探等人必须要赶在他们之前守住前街口,不能再继续损失了。

兵戈声,嘶喊声喧天彻地,朝云街埠渐渐陷入九彻枭影预期的混乱。连空气里都飘荡着血腥味和戾气,昔日的繁华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变成了泡影。

…………

“第三次,成交。”

拍卖锤终于“哐”地敲下,一锤定音。居老颤抖的手竭力恢复平静,眼眶里也有点湿润了。他胜利了,在这场风波不绝的拍卖会中,他胜利了。

拍卖会结束,拍卖厅的主事亲手将那个盒子交到居老手中,表示庆贺之意。

居老无比小心地捧着盒子,连连点头,好像已经看到妻子服用之后容光焕发的样子了。

然而,拍卖厅里的众人还未能离开大厅,前面就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居老走在后面,发现人群停止了移动,伸长脖子一看,才看到是馆长几个人在前面拦阻,向众人神色匆忙地解释着什么。

“……”

静静望着前面的变故,居老的眉毛,也暗暗拧紧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