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七十六章 神秘少女

荡世九歌 朽末 2191 2021-10-01 15:42

  听到声音,赋云歌怔了一下,下意识以为是敌人入侵,立刻提起警惕回头仰视,手心暗暗蓄力。

“诶哎,别紧张,别紧张啦。”那个少女看到他戒备的模样,连忙从屋檐跳了下来。

“我不是那群坏家伙啦,你不要误会哦。”她轻盈地踮脚落地,站在了赋云歌的面前。

月色下,赋云歌能依稀辨认出女孩的轮廓。看起来也是和他差不多的年龄,软糯又明媚的声音听起来更比他要小一些。透过熹微的月光,他能看见这个少女陌生的眼眸,清澈又有几分稚嫩。

不过九彻枭影的阴影一直让他在意,于是他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少女。

少女看到了他在用不很友善的眼神打量自己。她后退了两步,并回报以同样不很友善的表情:“你这样子,很不礼貌哎。”

赋云歌并没有感受到她的身上有什么杀气。不如说,她身上的感觉恰恰与九彻枭影相反,有一种天然想让人亲近的滋味。

于是他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的……我之前接触过一个九彻枭影的女恶人,她擅长易容,因此多少会有些警觉。不过……你应该不是她。”

“为什么?”少女歪着脑袋。

“毕竟……”说着,赋云歌的视线放在了她较为贫瘠的胸部,“要是穿轻薄的夏装的话,无论怎么易容,有些地方还是很难遮掩的。”

少女开始时有些迟钝,脑筋转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调侃自己。她气鼓鼓地护住胸口,撅着嘴说:“太没有礼貌了,我明明……”

话还没说出口,她的眼睛就不自觉地转到了赋云歌的身上……

“呀!变态!”她忽然捂着脸叫了起来。

她看到了赋云歌赤.裸.的上半身……毕竟赋云歌刚才要去洗澡。

赋云歌皱着眉头,两手把解开的衣服往上提了提。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丫头了,似乎有些不平常,但是……又有点呆的样子。

吁了口气,他淡淡地说:“所以,你一开始是想说什么来着?”

少女如梦初醒,她拼命晃了晃脑袋,然后才恢复无比认真的表情:“就是那个,我旁观了你们今天下午打的那场架……”

“偷窥?”赋云歌微微眯眼,“你有什么目的?”

“不,不是!”少女脸上露出慌张的神情,两手来回在身前摆动,匆忙地解释,“不是偷窥的,就只是好奇,没,没有什么目的!你不要误会……”

“好好,然后呢?”赋云歌顺利地把局面扳回了主动,内心一阵窃喜。

“嗯……就是,你们当时一定都留手了吧,那个,绝招之类的……”少女多少有点自乱阵脚,与刚开始时候的态势完全不同了。

赋云歌摸不清少女的底细,不过她能够通过两人的交手判断出各自留手,说明也不简单。

“是。”赋云歌直接地点头承认,接着流露出疑惑的目光,“我们是切磋,自然要点到为止。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啊诶?是吗……”少女怔住了,好像完全不谙世事一样。

“就为了来求证这个,深夜潜入民宅?”赋云歌挑了挑眉,“你是什么人,还有什么目的?”

“不,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少女着急地踮起脚,脸上因为焦急而变得熟透的通红,“我也是最近才来这里的,虽然不能直接现身,但请你信我一下!”

“对不起……但是这样是有原因的,我对你也没有恶意。”说着,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是吗,我可以相信你。”

赋云歌干脆地耸耸肩。看她的样子,确实不像是九彻枭影的帮凶,但在没有完全排除危险之前,他在内心还是存留了一份戒备。

“你还有什么事情么?”赋云歌看着她,“没事就走吧,我去洗澡了。”

少女低下头,垂眉的额发半遮着她的眼睛,看起来有点羞涩。她想了一下,又小声地说:“这个金戟锋鉴……虽然那个龙陶有实力,但是真的能打赢全场吗?”

“啊,没问题的。”赋云歌不假思索,“毕竟按照大会的规则,他也只是与同辈的选手对抗。在他的年龄里,这种实力已经难逢敌手了。”

“大会……规则?”少女愣愣地呆住了,“没有年长的……吗?”

赋云歌看着她,嗤之以鼻:“怎么啊,你不会连金戟锋鉴的规则都不清楚吧?”

少女鼓红了小脸,她把眼光挪到别处,吞吞吐吐地说:“人家……也是听说这里好玩,才刚刚过来的……哪有时间知道这么多嘛……”

赋云歌故作讳莫如深的样子,好像是这个的大方家。其实他对金戟锋鉴的了解也只是在路上听素别枝给他们补习的,确确实实算得上道听途说了。

根据素别枝这老油条的说法,金戟锋鉴的规则是基础的坐庄制。上一届获胜的门派盘踞擂台,其他六大门派先行争锋,最后逐级推出霸主,与守擂门派最后对决。

初始的六门派对决,每个门派都要派出一支三人的队伍参赛。掌门不可参赛,三人中必须有一名二十岁以下的优秀后辈参赛。期间每次对决分为三场,后辈与后辈对决,其他两人分别匹配。三场两胜的门派晋级,并在最后决出最强的一派,与上届霸主一较高下。

但最后一战的规则,是只上场双方的后辈代表。通过两个年轻人的一战,决定当次霸主的归属。

换言之,金戟锋鉴更看重年轻后辈的能为。在一次次对决中,门派的后辈代表无疑是最举足轻重的存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