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四十一章 斑点君与离愁丹

荡世九歌 朽末 2377 2021-10-01 15:42

  一品红梅随后与两人解释了他了解的状况。

就附近的九彻枭影势力而言,似乎经过了上次的活动,一直没有新的动向。只不过现在这一带都陷入了恐慌,唯恐暴乱再次上演,除了人心惶惶,商埠贸易也大为缩水。

“这或许正是他们的目的之一吧。”一品红梅嗟叹,“精密的筹划,一石二鸟。”

赋云歌也感受到了九彻枭影的压力。这个隐遁在水面下的组织绝不简单,想要有力地对付他们,还需要更多的资料。

“醉尘乡离开时,跟我说他一旦有了进展,就会设法联系我。”

一品红梅摸着下巴,双眼望向屋外:“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我想他也应该有所进展才是。”

赋云歌睁大眼睛:“所以前辈今天来,是为了和我一起等醉尘乡前辈的消息吗?”

一品红梅点头:“是。但是不知道我能不能猜中他的打算。如果他一直没有来信,那就作罢,我指导你进行下一式。”

“气冲云洞吗?”赋云歌摩拳擦掌。

“……嗯。”一品红梅看着他,眼中的神色却是有点犹豫不决。

这时,刚刚去院子里浇花的樵老又回到了屋里,肩上还落着一只毛色青灰的小鸟。

赋云歌两人抬起头,几乎同时看到了那只鸟。

“这鸟刚刚一直在院子外面绕圈。我在想,它是不是和你们有关联。”樵老耸了耸肩,小鸟接着就扑棱着带有褐色斑点的翅膀飞到了桌子上,看起来伶俐可爱。

“这……”赋云歌凑上前去,仔细观察这只鸟。忽然,他在鸟腿上发现了一张卷起来的纸条,“这是……有信。”

一品红梅没有上前去看,他抱着胳膊扫视了这只小鸟几圈,着重地观察了一下它的翅膀,顿时就明白了。

“没想到,那个家伙还真是不简单。”他悠悠地说。

“什么意思?”赋云歌好奇地扭过头来。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只小鸟,嘴角抿出一抹浅浅的笑意,脸上随即也露出了一种老年人回忆青春时的神情。

赋云歌第一次见到一品红梅有这种表情,此时看来似乎更让人信服他是个活了好几百年的老先生。

“斑点君。这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他专注地瞧着小鸟翅膀上面的斑点,回味着说:“现在想来,也该有四五百年了。”

“这么久,还能记得,也不容易。”樵老在一旁说。

一品红梅站起来,走到桌子跟前。他回头笑了笑,眼神中充满复杂:“是啊,怎么能忘呢。”

赋云歌被他勾起了兴趣,想听他说一说这段往事。

一品红梅抬手温柔地抚摸着小鸟的脊背,慢悠悠继续说:

“那是我……还没有离开净世一方天的时候。我和他还是伙伴。那时我们两个像游侠一样四处游历,行侠仗义……”

“有一次,我们无意间救了一只小雏鸟。它受伤很重,我们也就收养了它。”

“再后来它的伤好了,却一直不肯离开。我于是和醉尘乡商议,不如训练它传信的本领,倘若以后分开,就可以传信沟通了。那只鸟很聪明,很快学会了异地传信。后来我和他决定给它起个名字,看到它翅膀上的斑点,最终我们就把它叫做斑点君。”

“没想到啊,醉尘乡还能再找到这样一只鸟,继续当年斑点君的任务。”

一品红梅眼神空落落的,似乎是注视着房梁的方向:“可惜当年的事,再也回不来了。”

“当年?”赋云歌试探着问,“发生了什么?”

一品红梅抚摸小鸟的手停顿了一下。他背着身子失神地摇头,道:“没什么。这不是现在要考虑的。把信拿下来看看吧,这个新的斑点君长途跋涉这么久,不要辜负它的努力。”

“嗯,是。”赋云歌看一品红梅如此失神的模样,知道现在问他也是不会说的。

他一边瞥着一品红梅的背影,一边小心翼翼地把鸟腿上的信纸拿了下来,捻着把它展开。

三人都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把展开的信放在中间。

上面的字迹确实是醉尘乡无误。看起来无比潦草,但是因为信息众多,他又被迫写得密密麻麻,很不容易识别。

好在一品红梅之前就习惯了醉尘乡的字迹,虽然多年没有再见过,但是还是能够慢慢解读出来的。赋云歌和樵老也就听着他随时说的,来消化醉尘乡得到的情报。

醉尘乡的发现非常重大。他终于解答了一直埋藏在众人内心的问题,就是――九彻枭影的兵力来源。

虽然可以料想他们谋划多年,但是收集到那么多成员,而且都是精壮强悍的大汉,确实并非易事。

不过,醉尘乡这十余天来一直不负众望。他通过探索,真的找到了隐藏在九彻枭影内部的秘密。

根据醉尘乡的情报,九彻枭影之所以拥有这些体魄剽悍的大汉,还有老鳌头、木雪花、独狼等这样的高手,全靠拥有着一样令人胆寒的秘宝,“离愁丹”!

只要服用这种丹药,即便是一般人、手无寸铁甚至病弱衰微的人,都能够迅速得到体质上的提升。只不过,伴随而来的代价,就是五日一发的“药瘾”。

而当离愁丹的药瘾一旦发作,感受可谓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唯有在期限内再次服用丹药,才不会引发痛苦。

“他们之前专门寻觅地痞泼皮,强盗恶枭,还有人生无望、想要轻生的人,或者染病衰弱的人等等,给予他们希望,再让他们为组织卖命效劳。”

一品红梅抱着斑点君,眉头凝重地拧在一起,逐字逐句地读着:“这项计划已经进展了许多年。因此推测隐藏在幕后的阴谋……仍然异常庞大。”

“……真是可恶。”赋云歌恨恨地说,“卑鄙无耻。”

樵老轻声咨嗟,按照他的观点,这些人无非是看不透世间的本源,盲目求索,想要自救却最终陷入了生不如死的地狱。除了可叹之外,也没什么可悲哀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