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六章 会谈

荡世九歌 朽末 3500 2021-10-01 15:42

  “醉尘乡……前辈!!”

赋云歌不顾自身危险,率先摸进朦胧泛黄的尘烟里。

他的两只手急促地东抓西探,试图摸到醉尘乡的衣服。但是,他却始终是找不到醉尘乡的踪迹。

紧接着,烟雾中又传来拳.脚.交.打的冲撞声,那种沉重的力道听起来令人生惧。但同样也是一瞬间之事,烟雾之中又恢复了沉寂。

赋云歌暗叫不好,只怕醉尘乡已经身受重创了。

烟幕沉寂了顷刻。忽然,在一片模糊之中,烟雾中隐隐传来一声轻描淡写的声音。

“……静守,归元。”

随着这话音的降下,四处弥漫的灰土竟然开始迅速下压,回落地面,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安抚了散乱的它们。

很快,黄沙平定,迷蒙的视线恢复清明。

赋云歌正要啧啧称奇,然而接下来出现在眼前的一幕,更是让他瞠目结舌。

烟幕之下,醉尘乡仍旧慵懒地伫立在地。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他自己的宝葫芦,用一根纤细的紫线紧紧拴在食指上。

而墙的那边,瘦子和高个子老头——准确说是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他也是通过精细的伪装化作了老头模样,两人此刻却是灰头土脸地倚在墙边,看起来虽然没有受伤也有够狼狈。

醉尘乡,在刚刚的一瞬间,制服了身手着实不凡的两人。

他也倒不是毫发无伤,左脸被瘦子的一招微微蹭过,多少破了点皮。但高下立判的水准说明了他的实力,如果是战场厮杀,他有把握攫取这两个人的性命。

“哈哈哈,过瘾,真是过瘾。”

高个子突然朗声大笑起来,似乎丝毫不介意刚才的失败。

赋云歌又惊又怒,但他更关心醉尘乡的状况,于是只得狠狠地白了那人一眼,接着转身与东方诗明跑过去查看醉尘乡的情况。

醉尘乡的邻里此时都从家里胆战心惊地凑了过来。他们方才听到了这个院子的惊响,纷纷感到惊惧与担忧。等了片刻打斗声渐渐平歇之后,他们才小心翼翼地三五个凑成群,往醉尘乡的小院里探头探脑瞭望情况。

“没事。”醉尘乡抬臂轻轻挡下上前关照的两人。

他犀利的目光四望了一圈,好像思考着很多事。少顷,他才缓缓地说:“进屋来吧。还有你们两个。”

说着,他指了指斜靠在墙边的两个人以示意。

“这……”赋云歌两人有点错愕。但既然是醉尘乡的意思,应该没有问题。

那边的两人对视了一眼,相视而笑,互相搀扶着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屋。

天边,夕阳的点点余晖散落天际,幽蓝乌黑的夜幕从西边缓缓笼罩。

进屋后,醉尘乡拿火折子擦火,点亮了桌子上的一盏小灯,火苗颤巍巍地烛亮了四面的墙壁。醉尘乡的屋内与院外一样,都是简朴的风格,东西一概收拾得非常干净,只是四处飘着一股淡淡的酒香。

醉尘乡话不多说,进屋之后先去烧晚饭。赋云歌和东方诗明一愣之后,赶紧跟了上去给醉尘乡当帮厨。

那两个人倚在那儿恢复了一下体力,自觉无聊,便一个拿扫帚一个拿铲子,悄悄抽出门外,给醉尘乡简单清扫了一下被打得乱七八糟的小院子。

不一会儿,几道简单的小菜就被端上了桌。醉尘乡搁下几副碗筷,示意他们几个自己去拿角落的几个马扎。五个人围着小桌坐了下来,赋云歌不自然地瞥了那两个不速之客几眼,但见他们竟然丝毫没有羞愧的神色,不禁心中有些冒火。

“醉尘乡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让我们一起来共用晚餐呢?”

瘦子首先开口问道。他调查过醉尘乡的背景,但对醉尘乡这种超乎常人的表现还是不免有些摸不着头脑。

“……”

醉尘乡眯起眼注视他,久久不言。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吁了口气。探下左手,从腰间缓缓解下一样东西,推到桌面上给众人看。

醉尘乡拿出来的,是一直隐藏在他的破毡袍之下的,一块碧绿的玉牌。

玉牌在烛光下熠熠生辉,焕若琼脂,晶莹可人。上面深深镌刻“醉尘乡”三个字,字形矫若游龙,恍如天成。

玉块之内似乎有什么在游动,仿佛是一股深不可测的力量与威严被隐匿在平静的波涛之下,但并不让人畏惧,反而会使人感觉趋于平静。

“这是……什么?”赋云歌讶异地瞪大眼睛问。

醉尘乡却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继续默默凝视着对面的两人,好像想要确认出某个他想要的答案。

两人尴尬地笑了笑,但仍然选择静静地与醉尘乡对峙,同样一言不发。

赋云歌越加看不懂这神仙一样的对话了,他干脆放弃了解,低下头去开始吃饭。东方诗明虽然好些,但是同样对醉尘乡此举感到云里雾里。

但是不久后,三人的对峙有了结果。

高个子僵直的身板率先垮塌,他重重地摇头叹气,苦笑着从腰间解下一物,拍在了桌子上。而见到自己一方的猪队友已经先行缴械投降,瘦子也无意再与醉尘乡纠缠下去,也慢慢掏出一物,推到醉尘乡面前。

两人掏出来的,竟然也是两方玉牌。

只不过,玉牌上面镌刻的字不尽相同,高个子的玉牌上书“寇武夫”三字,而瘦子的则是“月参辰”。

醉尘乡终于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醉尘乡先生,真是好眼力。”瘦子苦笑。

醉尘乡夹了菜放到碗里,眼皮垂下,没有回答。

“你倒是说句话,真不是痛快人。”高个子忍不住埋怨道。他愤愤地抬起筷子打掉醉尘乡刚刚夹起来的菜,脸上写满了不爽。

赋云歌不禁又惊又怒。他直接拍筷子站了起来,义正词严地指着高个子说:“高个,你注意些。刚才闹事的是你,现在挑衅的还是你,就算醉尘乡前辈脾气好,你也不要给脸不要脸!”

醉尘乡一脸悠然,倒是丝毫不见得放在心上。

但他也没再继续沉默,而是悠悠地吐了口气,张口道:“首先,你们目的不是为了杀我。其次,你们并非恶类。第三,我想这即将浑浊的世事,还需要你们的力量。”

“这……”赋云歌一时间有些难以理解。

“臭小子,大爷名号都拍出来了,叫我寇武夫。”寇武夫有点得意地斜了赋云歌一眼。

“够了。”醉尘乡沉声道。虽然声音不高,但仍然有种洪钟般的震撼感。寇武夫识相地闭了嘴。

醉尘乡将目光转移到东方诗明身上,眼神变得浩瀚莫测。东方诗明正了正身板,自觉地放下手里的筷子。

“你来找我了。但我知道绝对没有什么好事。你个臭小子,每次只会给我添麻烦。”

醉尘乡不紧不慢地说。但东方诗明竟然与他关系如此亲密,听语气,好像是跟一个忘年交的朋友聊天。

东方诗明哈哈一笑,微微一歪头:“本来只是有一件事的。但现在看来,确实要再添一件麻烦了。”

说着,他话锋一转,指回醉尘乡:“不过,我看您似乎还对这件麻烦挺热衷的。”

醉尘乡假装不悦地白了他一眼。

“说说吧,你们了解到的。关于近日四处传闻的那些黑头巾壮汉。”

屋外,明月半升,新枝乌啼。熹微的星光在料峭寒冷的初春夜风中打着哆嗦,风沙在黑暗的夜空中打着旋儿乱飞,砸得人家窗户纸“啪啪”作响。

“就是这样。”

东方诗明放下手中的饭碗,擦了擦嘴:“那个大汉明显只是喽啰,所知有限,只是说上层授命,其他一概不知。”

醉尘乡低头把弄着东方诗明和寇武夫汇总来的恐吓信,翻看得很仔细。

信上的落款全都是些不知所云的名号,如【九字号】、【彻字号】、【枭字号】。无人明白这究竟指向的是什么,或者又是有什么更加复杂的寓意。

“他的上级叫……木雪花,但这个人物我从未听闻。”东方诗明看了一眼醉尘乡,“前辈,你也对这个人毫无印象吗?”

醉尘乡缓缓摇了摇头:“不问世事,早都生疏了……或者这个木雪花也不过是个小头目,这同样不得而知。”

月参辰沉眉思忖着,不时点头或是摇头,似乎颇有熟虑。

他和寇武夫这几天以来一直关注着最近莫名出现的闹事的这些黑头巾大汉,因此对他们的动向也有些见解。

两人今天来到朝云街埠本是为了歇脚,没想到又碰到了这群家伙,而更加令他们兴奋的是碰到了他们曾有耳闻的醉尘乡,还亲眼目睹了他的出手。两人一是为了满足想与醉尘乡切磋的愿望,二也是想要寻找帮手,所以才搞出了方才的那一场闹剧。

本书首发来

(继续下一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