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八十九章 静夜迷思

荡世九歌 朽末 2131 2021-10-01 15:42

  龙芒见到两人的反应这么强烈,也是多少有些愣神。他想了想,又说:“信里同时也说了,如果查探的结果为假,或是不好对付,青琨都要服从七派协议的规定,等到金戟锋鉴结束之后,众人再一起行动。”

显而易见,斋主的信也是尽量兼顾了两方,较昨日他所提的办法而言也更为平衡。这样一来,青掌门和青副掌自然也说不出什么。

但是这封信也同时表明了他的态度,即认同了青琨的行为。考虑到昨日鬼掌门咄咄逼人的架势,斋主能如此决断,看来也确实存留着一名武者的坚持。

“这样啊……”赋云歌低下头,他现在感到有点敬佩斋主了。

东方诗明则心思更加复杂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事情好像在什么地方,仍然潜藏着某种隐患。

拜别龙芒之后,两人到处转着散步,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整个白天都非常平淡,掌门等人既然确定了明天联合七派掌门再度拜访斋主的事宜,他也就没什么可操心的了。其他众人各自忙碌着,门内事务好像完全不需要他们插手。

到了晚上,赋云歌独自返回自己的院落。他转身掩上木门,站在院子里,隐晦的月光透过云层,缓缓洒下。

星空被流云遮掩,夜幕的颜色因为堆积的乌云深浅不一。屋后的林子有间断传来的蝉鸣,此起彼伏,如同夏风卷过林涛。

赋云歌站在院子里许久,没有进屋。他走到墙边靠住,墙壁缕缕的凉气透进肌肤,非常舒爽。

现在,感到不安的,并不只是东方诗明。

赋云歌虽然不及东方诗明敏感,但沉思的一天中,他的潜意识也渐渐察觉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说不上是什么明显的所在,但偏偏就是搅得自己心神不宁。

就像海啸前的平静,赋云歌也开始觉得,眼前的一切,断然不会进展如此顺利。

“这次的金戟锋鉴,不是你们想得那么简单哦。”

神秘少女的话,在此时再度涌上了他的脑海。

当初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赋云歌皱眉思考。

回旋的风吹过天井,卷起了一点沙尘,迷进了赋云歌的眼睛。

眼睛有点难受,他挤挤眼睛,眼眶流出泪来,顺便沾出了飞入的沙砾。

他刚要抬手拭去眼角的泪,忽然,他抬到半空的手微微怔了一下。

他,霎时回想到了匹马庄的夜晚。那个泪水流干的夜晚,此刻如同一把刀般又一次深深刺痛了他的神经。

“金戟锋鉴……”他茫然回过头去,遥望着山上的龙戟正殿。

正殿此刻仍然亮着点点灯火,如同稀疏的星辰。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赋云歌仔细捋着自己这几天来的记忆,力求不放过每一处细节。

在这样的多事之秋,每一点可以被忽略的瑕疵,都可能成为恶势力潜入的通道。

他首先想到了那个二弟子龙枭,他确实可疑,但似乎事情远远不止如此。因为那种怪异感是充斥在事关金戟锋鉴的每一处的,这波暗潮,一定不容小觑。

渐渐地,困意阵阵袭来。他强行提起精神,强迫自己一定要找出问题的蛛丝马迹。

终于,他好像有了思绪。似乎从接触凤戟的事情开始,那种感觉逐渐开始明显。

比如,当初的七派协议,理应集结全派意见的凤戟,既然青琨等凤戟弟子如此反对,当初他们大可投弃权票,为什么青掌门一意孤行,偏偏投了支持票呢?

他早该知道事情会演变至此,为何要在决定之后,才来龙戟自降身价寻求支援?

另外,玉面罗刹戟的鬼掌门,又为什么那么激烈地阻止青琨的行动?不如说,他鬼掌门和凤戟青掌门,好像事先有所商议一般,现在的一举一动,宛然像是在步步谨慎地下一盘筹备妥当的大棋。

可是,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先进行金戟锋鉴大会,费尽心机铲除同袍,对他们又有何好处?

这一切,也只是他所感觉比较明显的地方。再者如龙掌门对玉面罗刹戟的态度,他们的那段历史究竟是怎样?

以及,令他捉摸不透的那个斋主。

想了这些,困意已经让他连眼皮都睁不开了。他干脆顺着墙坐在地上,闭上眼睛继续思索着。

没错,他越想越感觉,斋主像是一直在隐藏着什么。由于什么原因,他还不能就此显露,而他所一直小心守护的,很可能就是目前这个怪局的真相。

不一会儿,院落里传来了错落有致的呼吸声。

赋云歌昏沉地睡了过去,但他的拳头,却一直紧紧握在一起。

山间夜鸦的声音忽远忽近,伴随着林间泉水的流淌,似乎都为这弥蒙的夜笼罩了一层神秘的纱。

凉风倏起。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赋云歌揉着惺忪睡眼,从地上醒了过来。

他望了望头顶的苍穹,夜幕还没有完全消褪,琳琅的星点广阔地铺撒在夜空。东方已经泛白,看来是离黎明不早了。

他撑着胳膊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四野还是无比静寂,大地都还在沉睡。

不过,他已经无心再睡下去了。眼前的状况如同不知何时会爆发的火山,他一定要赶在悲剧再度发生之前,将它彻底扑灭。

没错,恐怕,现在最应该找的就是……斋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