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荡世九歌

第二十三章 遗世梅涛

荡世九歌 朽末 2541 2021-10-01 15:42

  更多的恶匪眼看大商馆没有什么悬念,就转头涌向了昔日繁华的两条主街。

月参辰、寇武夫两人察觉了问题的不对,连忙一快一慢,奔跑着往街埠末头连接大商馆的路口赶去。

码头,醉尘乡不愿再与恶汉纠缠,看着他们十来个狂徒有恃无恐的样子,葫芦又被他们接连避开,心念一横,昔日的招式,再度上手。

只见他双臂舒展,像鹏鸟一样向后躬身撤退,与那帮恶汉瞬间划开了距离。接着,酒葫芦飞回手中,他沉气一喝,抬臂将葫芦高高抛上了半空。

一众进攻心切的恶汉见他自己抛弃了武器,还以为是打算认栽投降,个个抖擞精神,想把他一拳解决掉。

醉尘乡冷眼看着这群人踌躇欲进的样子,从牙缝间挤出一丝笑意。

“壶中藏日月,酒里有乾坤。巢火……吐艳。”

只见醉尘乡手印变换,被抛在半空的葫芦还不等回落,壶塞子就自己弹开了。

接着,漫天淋漓的酒水洒了出来,如同流泻的雨珠。

见到这状况,恶汉还没立刻反应过来。

然而接下来的刹那,他们的嚣张,全部化为了无边的恐惧!

酒,洒出的酒在半空自己燃烧了起来!一颗颗晶莹的酒珠蓦地沾上了熊熊火焰,瞬间形成了倾泄的火雨!

“火,是火!”眼看着火雨朝自己射来,恶汉们惊慌失措地乱叫,像是临刑的母猪。

小小的葫芦,里面的酒水却像是取之不竭,持续喷洒能够燃烧的酒浆。火势纷纷飞下,打在恶汉的衣服上、皮肤上,又肆意燃烧起来,失控的嚎叫在火雨中形成凄艳的绝景。

醉尘乡看到了大商馆的突变,既然身边的麻烦都解除了,他也打算尽快过去援助。

这样想着,他一把收回自己的葫芦,转身就要离开。

“稍等。”

在靠岸的船舱里,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男人腔调。醉尘乡回头去看,目光寒冷。

“呼”地,从船舱里突然飞掷出来一张巨大的渔网。大网全数套住了那些正在地上打滚的燃烧着的大汉,将那些人悉数卷入水中。

醉尘乡转过身。既然刚才隐藏着不出现,现在又展示出这样的身手,说明这个人与这些恶汉绝对是两种不同的高度。

他,或许是这次在主码头负责统辖这群恶汉的,幕后高手。

念头还没结束,两柄狼头长刀“嗖”地就从船中接着旋转着飞出来,接着“铿”地一声插在地上。

长刀离醉尘乡不算远,船中的人很显然是想要给醉尘乡一个威慑。

然而醉尘乡见多识广,并不以为奇。他依旧站在原地,等着那人直接现身。

“真不赖,你,算是个好汉。”

说话的声音与飞纵上岸的人影同时跃出船舱,同时触碰醉尘乡的感官。

飞上岸来的是一个精瘦的汉子,但是比较高大,竹竿似的躯干似乎不是很匀称。

醉尘乡注意到他的脸上雕着一只狼头,看起来花哨又可怖。他没有作出反应,手里稳稳托着自己的葫芦,想看这人到底有几分能耐。

“本来没打算出来,但是你引起我的兴趣了。这帮蠢货完全没有战斗的美感,不配做你的对手。”那人掀开披在身上的黑色披风,刺着狼头的胸膛暴露在醉尘乡眼前。

醉尘乡只想速战速决,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葫芦却隐隐又有了活动的迹象。

那人兴奋地舔舐着下唇,看起来像一头渴血的狼一样,冷艳而危险。

大商馆的附近,此刻已经是一片喧嚣与蛮横。有的护卫已经倒下,白衣被浑身的鲜血染红,有的则仍然死死守卫着大商馆的门口,挥舞着长剑与恶汉们战斗。

倒下的人越来越多,一片哀鸿满目,令人悲怒交加。

此时,缓缓地,从远处走来了一个身影。

风涛卷过,他的衣襟簌簌翻飞。冷冽的目光,凝视着当前的一切,背后那支缠绕的剑袋里,他的宝剑似乎在等待出鞘的时机,发出叮当的响声。

他看到了那边,有一群歹徒舍弃围攻大商馆,往主街和居民区的方向争先恐后地奔跑。黑色的头巾格外狰狞和醒目,这些就是九彻枭影帐下,那群无恶不作的孽障。

一品红梅能够看到他们脸上表现出来的兴奋,是奔跑着去杀人放火、抢夺劫掠前的愉悦。

正是那种表情,沉寂了许多年之后又一次闯进了他的记忆。

这就说明……他的剑,是时候出鞘了。

短暂沉思之后,一品红梅身影骤然迅速闪动而去。

极快的步伐如同霹雳,几乎在瞬间就赶在了那一群大汉之前。大汉们只感受到身边掠过一缕极快的凉风,再眨眼时,就看到了前面的拦路者,不容置喙地挡在了他们面前。

“你是……”

不等大汉说话,一品红梅手掌翻动,元功倾泄。

俄而,周遭百树瞬间纷纷绽放梅花千朵,如同神奇的戏法!

“遗世梅涛,去。”

伴随着一声喝令,众多梅花顿时席卷为一条香气馥郁的长龙,打着漩涡冲向那一众大汉。

不等他们抵抗,飞旋的梅花漩涡就将其全部卷入,极高的风压被梅花卷动,缠绕在每个人身上挥之不去。顿时能够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骨折的碎裂声,还有梅花幽幽的香气。

解决了眼前的渣滓,一品红梅望向战况愈演愈烈的大商馆门口,又转而赶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刚刚就一直隐遁,独自坐在大商馆穹顶上面的一个人,看到下面忽然出现的搅局者,眼光中冒出了一缕玩味,慢慢地,也站了起来。

…………

“接下来,就是今日最后一件拍卖品!”拍卖师在鲜亮的灯光下呐喊着。

想到快要结束今天的工作,拍卖师有点疲惫的口气又高亢起来。而且据说这件宝贝非同小可,他自然是要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力求卖上一个更高的价钱。

推车上面是一只漂亮的锦盒,鎏金的外壳上面盘龙腾飞。里面的上品丝绸用料溢了出来,明眼的宾客瞬间就能推断出这件拍品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宝物。

居老坐在前排,手掌已经不知不觉渐渐攥紧了。

他的目光亮了起来,像一桩火炬,表情严肃又充满渴望,像一只准备好进攻架势的鹰隼。

因为这件宝贝,他一定要到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