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言情女生 拒绝嫁给权臣后

第二百二十九章 继续撕

拒绝嫁给权臣后 沉欢 3486 2021-10-14 06:24

  出去没一会儿,叶卓华很快便进来了。

只是,却没有刚才那般,意气风发的样子。

进来后不发一言,便坐在了顾夭夭的跟前,脸色却是越来越差。

“可是出了什么事?”顾夭夭被他的脸色给吓住了,不禁问了句。

听着顾夭夭的声音,叶卓华的脸色这才慢慢的缓和过来,“我派去西山查看的人,全数都没有回来。”

既然,西山有盐矿,必然是个可以赚金疙瘩的地方。

陶县令以死相护,足见这个地方得到的重视,叶卓华派人去查,大约是被人发现了,可见这西山里头,果真戒备森严。

怕是,除了军营的人,旁人动它不得。

看叶卓华一脸惆怅,顾夭夭忍不住问了句,“不若?”

“不必!”叶卓华想也不想便拒绝。

顾夭夭现在想起来的,必然是顾父给她的人,那些人并不比自己的人厉害多少,更何况,出了这般大的事,他总不想让顾夭夭涉险。

看叶卓华坚持,顾夭夭便不再多言。

西山凶险,断然不是逞个人英雄的时候。

顾夭夭为叶卓华添上茶水,面上也有些凝重。

叶卓华端起茶水,侧过身子来看着顾夭夭,“陶二姑娘醒来了吗?”突兀的问了句。

顾夭夭轻轻的点了点头,“刚才下头来报说是醒来了,只是人一直沉默不说话,估摸恢复还得有些日子。”

听了这话,叶卓华便没有再多言。

只拿着这杯子,轻轻的转了转,而后抬眼看向顾夭夭,唇间噙着几分笑意,“今日,不在府内用晚膳了。”

看他眼里,似乎有什么算计,顾夭夭自是会应允的。

只是,今日叶卓华派去西山的人已经被发现,想来那边怕是会有动作,为了安全,今日出门不像从前那般,只两个人拉着手去外头转转,而是带了不少人。

这还是头一次,以尚书的身份,在外头用膳。

酒楼内得了消息,赶紧收拾出楼上,点上炉子,熏的暖暖和和的。

这临近年关,各家各户都忙的,酒楼里人原就不多,今日尚书过来,酒楼的掌柜的干脆就不接待外客了。

顾夭夭与叶卓华坐在上面,而他们的人便就在下头。

因为下头的门是开的,一阵阵凉风吹来,夏柳站在那连打了两个喷嚏。

“周爷回来了。”下头坐的都是叶卓华的亲近,门打开瞧着周生一身风尘,便迎了上去。

只是,周生一进来,大家全都沉默了。

谁人也没想到,周生的身后竟站着大姑娘主仆俩人。

周生对夏柳有意思,在家伙都看在眼里,是以,大家齐刷刷的看楼梯口的夏柳。

夏柳瞧见大姑娘心里便厌烦的,也没多想,直接转身往上走。

周生在外头办差,听着弟兄们在这个酒楼,忙完便过来了。

着实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会遇见夏柳。

看夏柳生气了,他将马鞭随手扔在地上,赶紧追了上去,“你这是要去哪?”

夏柳听见身后有周生的声音,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她虽说只厌恶大姑娘,可却也想躲着周生,这人着实缠人的很,如今下头这么多人瞧着,她总不想自个同个猴子一般,让旁人围观嬉笑。

周生却是不懂,一看夏柳走的更快了,心中一慌,三步并作两步走,直接拦住了夏柳的去路,“你这么着急的上去做什么?”唇间,还噙着几分笑意。

夏柳紧紧的皱着眉头,“奴婢自是要伺候主子。”

原本,顾夭夭惦念着夏柳的脚,让夏柳一同坐着,夏柳断然不能没个尊卑,自是要拒绝的。顾夭夭也没强求,便将夏柳安顿在隔壁的隔间歇息。

夏柳表面应了一声,可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的,总不想,自己处处表现的都高人一等。

草草的用了几口膳,便同旁人一样在外头候着。

如今瞧见不喜的人,倒也不介意,在一旁躲着。

听闻夏柳要去伺候顾夭夭,周生却没避开,顾夭夭在这里,那叶卓华肯定也在,有叶卓华在跟前自不需要旁人伺候。

“你听我解释,如今天冷,陶县令受了刑,怕他就这么死了,便将人带回大牢,路上偶然碰见了大姑娘。”周生简单的,将今日的事说解释了遍。

如今西山探不得,可却不能束手无策,只要得了陶县令的供词,他们也可以直接去知府府问罪。

可偏偏,陶县令是个硬骨头,牙拔了不说,指甲也拔了,可愣是不开口。

周生怕将人给冻死了,便从城门口拽回了大牢。

这大姑娘原是要对陶县令尽孝的,可跑到城门口没见着人,正寻的时候,碰见了周生。

周生说了几句,原是要离开的,这大姑娘听闻周生来酒楼,便说她们也要用膳了,便一道过来了。

听了周生的解释,夏柳嗯了一声,“你这话,自也不必同我说,想要解释,寻姑爷便是。”

叶卓华?

周生没反应过来,这原就是叶卓华交代他办的事,还解释什么。

看周生似乎不明白,夏柳才又说了句,“有什么事同你的主子说,不是应该?”

这大姑娘居心叵测,周生与她走的近些,自应该同主子证明。

周生看着夏柳的态度不大对,面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而后抓了抓后脑勺,佯装玩笑的说了句,“我还以为,你这是吃醋。”

今日,看见夏柳生气,他便以为,夏柳是因为瞧见他与这大姑娘,才恼怒的。

听了周生的话,夏柳却是一脸震惊,“怎么可能?”

她,只是单纯的厌恶,大姑娘这样的人罢了。

看着夏柳一脸的坦然,周生却也明白,他真的是误会了!

“柳姑娘。”两个人正僵持着,周生本想寻个台阶让自己下来,赶紧把路让开,可不想,大姑娘走了过来,还开口唤住了夏柳。

夏柳紧紧皱起眉头,侧头看向大姑娘。

大姑娘对着夏柳福了福身子,“又见面了柳姑娘,之前让您误会,还未同您解释清楚。我也知晓,这种事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明白,只是,无论您如何恼我,万不可伤了您与周大人的情谊,我一个外人都能瞧出来,周大人是真的在乎您。”

她的声音,一直是柔和的。

尤其是说这种事的时候,好像光听声音,便能感觉到,这腻的让人心慌的,所谓的情谊。

夏柳微微挑眉,“大姑娘倒是通透。”

若是她想的没错,他们也才是今日认识的,周生是什么心思,这个大姑娘便这般清楚了?

大姑娘垂头浅笑,“柳姑娘许是身在其中,看不透而已。”

今日,她原本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夏柳,可看周生的表情不对,立马便反应过来。

听了大姑娘的话,夏柳冷笑了一声,“看透了又如何,看不透又如何?”

大姑娘抬眼看了一下周生,而后抿嘴笑了笑,才又说道,“若您看的清明,更不该因为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与周大人生分了。”

原本夏柳准备要上去,一脚在上一脚在下,此刻她将左脚收回,慢慢的转身,与大姑娘对视,“听大姑娘的意思,倒是了解周大人?”

听了夏柳话的话,大姑娘赶紧摇头,“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我只敬佩周大人的人品罢了。”

态度,及其的疏离,旁人感情上的事,倒成全了她,拔刀相助的豪情了。

夏柳嗯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周生,而后才说道,“大姑娘,真有,闲情逸致。”

不是来尽孝了?

夏柳虽然没有见识过刑部的手段,可是却也能猜到一二,陶大人落在刑部人的手中,能落得什么好?

瞧瞧这位,口口声声将孝字挂在嘴上的人,自己的父亲在受罪,自己却还有心情管旁人的纠葛了。

再则说了,瞧着她这般好心,可实际上呢,若自己真的与周生是那种关系,一个陌生的女人,却这般维护自己的心上人,让自己如何能受得住?

夏柳不由的摇头,怪不得叶卓华看见她,直接让人将她撵走了,都不让顾夭夭与对方计较。

果真,掉了身份。

看看这大姑娘的做法,通身的下贱气派。

而后,夏柳再次抬脚,准备离开。

只是周生还挡在那,夏柳只能说了一句,“劳烦,周大人让一让?”

语气平和的,甚至连刚才的生气都没有了。

周生只觉得,脸上臊的慌。

慢腾腾的,让开了路。

“柳姑娘。”大姑娘忍不住唤了一声,夏柳的反应

(继续下一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