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言情女生 徒儿你自寻死路

第189章 番外:始于怒海,终于怒海

徒儿你自寻死路 魔溟星 3507 2021-09-13 10:52

  云中阙,云深堂内。

小洛洛正在云深堂正中摆弄那个巨大的天衍仪。

云真一路过,脸色顿时大变,他三两步赶紧上前,着急忙慌道,“哎哟我的小祖宗诶,你可别把我的宝贝给拆了啊,这可是至宝,天下至宝!!”

小洛洛连忙错开了身,抬起头来看向云真萌萌一笑,道,“舅舅,我只是看看。”

云真连忙将小洛洛抱了起来,然后仔仔细细检查了遍天衍仪后,才松了口气。

这小祖宗,当真是皮的厉害,仅一下子没照看着,竟就跑到这里来了。

不行,这云深堂里关键的地方必须多下几道禁制!!

想到这,云真抱着小洛洛出了云深堂。

小洛洛向着云真眨巴眨巴眼道,“舅舅,这几日不是盛典开启吗?舅舅有事儿忙就去忙吧,洛洛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洛洛的眼睛长得十分像染玖,正是大而明亮,好看的紧的。

云真暗道,一个你,就已经比整个盛典更难了。

他点了点洛洛的额头,道,“你那懒散的爹娘将你扔在了我这,真真是很不负责任的。”

洛洛抱着额头不让云真点了,道,“哪有哪有,我娘亲很好的,很好很好的。”

云真微微一笑,道,“儿子果然向着娘么?”

他将洛洛放在了地上,又牵起了他的手道,“有好些朋友来了,带你去见见。”

……

在庆余坊的一处房内,玉絮及好些昆吾长老、东筝及焚天谷众人、素律及青龙白虎等人各自随意的笑着交谈着。

一旁,赵怜在旁边照应着,早在两百年前,他便已经加入了云中阙,成为云中阙的一名弟子。

而赵国长安其他兄弟,因修炼不高,在这两百年中,相继老去。现在的赵国皇帝已由赵成的子孙继位,江山稳固。

素律扬着眉看着玉絮道,“小玉师侄,你这胳膊好了啊。”

玉絮的左胳膊在两百年前,长安那时的事件中,因代替其亲姐受过,而被染玖整个削去。

玉絮笑道,“师父抽空来了昆吾一趟,帮我接上了。”

赵怜也几步上前,搂起他的袖子就看他接好的胳膊道,“玖儿姐姐果真厉害。”

玉絮道,“五弟,他是我师父,你却唤她姐姐,那我们之间的辈分怎么算?”

素律也插嘴道,“那烬天还是你师兄呢,现在又成了你师父的夫君,你现在又怎么称呼他?”

玉絮,“……”

正说着,云真就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娃进来了。

小洛洛见陌生人有些多,他微微向云真身后躲了躲,抬起他稚嫩的脸看向云真道,“舅舅?”

“不怕。”云真笑笑,“都是你娘亲的朋友。”

见到云真来了,众人纷纷见礼道,“云真洞主。”

云真颔首回应。

东筝见着小洛洛,快步上前,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激动地看着小洛洛道,“你……啊好可爱!你长得当真很像玖儿姐姐。快说,快说说你娘亲是谁~”

素律一早就见过洛洛了,于是道,“他就是染玖和那个老淫贼的儿子。”

玉絮等人也连忙凑上前去。

俞峰道,“这是前掌门的孩子?”

玉絮逗着小洛洛道,“小师弟小师弟,我终于不是最小的了。现在大师兄被逐出了师门,我就成了大师兄了。”

素律突然诛心道,“可你的大师兄似乎还长了一个辈分。”

玉絮,“……”

云真帮洛洛挡了挡大家的热情,道,“这是玖儿和烬天的孩子,叫洛洛。”

“洛洛。不错。”玉絮开始从储物戒中寻拿得出手的好东西,通通往洛洛手里塞。

见状,大家纷纷都从储物戒里找好宝贝,通通一股脑儿送给洛洛。

洛洛捧着大把大把的东西,忽而满脸通红。

“好可爱好可爱!”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奶娃娃,东筝不由得萌到尖叫。

“你娘亲呢?”赵怜蹲下来问道。

洛洛眨了眨眼,低下头道,“爹爹将洛洛送到云深堂之后,就带着娘亲走了,洛洛也不知娘亲去了哪里。”

素律咬牙切齿道,“一想到那老淫贼居然拐走了我的女神,我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洛洛抬起头来看向云真道,“舅舅,素律叔叔为什么称呼爹爹老淫贼?”

云真一听,顿时大笑出声。

……

染玖同烬天行走在这大好山河之中。

眼下这样,正是烬天梦寐以求的!

他的玖儿,包袱统统放下,如今的她,当又回到了两百年前那无忧无虑的模样。

没错,他要让她无忧无虑的生活,过得更加无忧无虑。

“天儿!”染玖忽而拉住了他的手,她两步走到他的面前,睁着她好看的大眼睛,看向他道,“我有个事情一直很好奇。”

“嗯?”烬天笑问。

染玖一转身,背着手走在前面,道,“你分裂成一魂四魄和两魂三魄之后,经历各为不同,也导致了并不相同的性格。之后你融合了,虽然我感觉你的性格倒是中和了,但……你现在,是哪一个你呢?”

烬天慢慢地走在染玖身后,想了想,笑道,“可以变。”

“可以变?”染玖不解又好奇地转身。

烬天忽然安静冷沉了,他眸中带着柔光,但面色确实如铁一般的冰冷道,“这样。”

而后,他忽而又有了很多的笑意和窘迫害羞,“也可以这样。”

“……”染玖抬着眼,眨了眨眼,顿时觉得十分有趣。

“厉害厉害,自由切换,仿佛同时嫁了两个夫君?”她打趣道。

烬天看向她,那眼中的爱意汹涌流淌,无法隐藏。

他伸出手,忽而揉了揉她的发,道,“我们到了。”

染玖转过了身,看向眼前。

怒海。

我们的故事,始于怒海,也当终于怒海。

烬天忽然揽上她的腰,就在他的眼前,怒海从中分成了两道。

他倾身,手绕到她膝盖之后,他轻轻使力,将她公主抱起,向怒海深处走了去。

染玖搂着他的脖子,她看着他,小声问道。

“除了我,你喜欢过别人吗?”

一千年,实在太长。

这般漆黑深邃的眸子,这般宽阔结实的胸膛,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吗?

她素来是个大方的大妖,但近来只要碰到同他相关的事,便能感觉到自己的贪婪与小气无法遏制。

恨不得,全部占为己有。

“没有。”他轻轻笑着,手向上抬了抬,他的脸摩挲了她的脸。“我只有你,只思着你,只念着你,只吻过你,也只抱过你。”

她满足了。她又撩起了她的一缕银发。这是,她在为孤夜复仇,同天对抗之后,全白了的。

她有些遗憾,是对自己容貌有了些不满,“天儿,我乌发不在,发色倒是全白了。”

烬天垂首,他笑容满盈道,“好看,这般美丽的银发,别人羡慕不来。衬你。”

烬天走过之处,海水自然汇聚,虽怒海凶煞,却并无一丝凶煞之气到了两人面前的。

一步一步,他们终于到了曾经的染玖封印之地。

这里的封印已被破,怒海的海水也已经灌了进来。

烬天的手一挥,忽而,一个新的结界豁然展开。

他依旧抱着她,走进了结界之内之后,才将她放了下来。

熟悉的深海海底,熟悉的海底之光。

熟悉的海藻,熟悉的海水,熟悉的鱼儿。

染玖走了一圈,忽而看到,脚下竟有几颗海蚌,她拾了起来,一打开,里面有着一颗偌大的紫极珍珠。

很美,很怀恋。

“玖儿。”烬天见她有些发呆,他走上前,从身后揽过她。

恍惚间,染玖转身,她手中的紫极珍珠掉落在地,她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她踮起脚,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唇不再凉薄,辗转摩挲,愈发温热。

如山间清泉石上流,清清凉凉郁郁葱。

烬天的眼睛微微一睁,左手稳稳托住了她纤弱的背。

当真如她所说,柔柔弱弱,不能自理。

烬天藏不住他心中溢满的温柔缱绻,他的手轻轻一挥,礁石上展开了一层软柔舒适的柔白绒垫。

他将她抱起,轻轻放在了绒垫之上。

染玖躺着,眼前的一切让她回忆良多,而每一分回忆到了现在,都汇聚成了一条清清澈澈的小溪流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