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言情女生 病娇战神得哄着

番外:命中全是你07

病娇战神得哄着 魔溟星 3510 2021-09-13 10:32

  “你是……因为我?”

“嗯,没错。”周余人笑道,“身为天子,看中一名女子,居然受制于国师而无法得到。这对天子而言,真的是莫大的耻辱。哈哈,但是……朕若不能更国师硬抢,不如,就让你自己同意入宫啊。”

他挑着她的下巴,目光渐渐逼近,“伺候朕,取悦朕。朕会让你过得很好的。”

韩心棠一步步后退,她茫然失措。

“考虑得如何?”

她稳住身子,道“陛下,想必您一定知道,民女乃国师未婚妻。”

“国师又如何?还不是朕的臣子之一。若是他不知进退,让朕不痛快了。朕便差人踏平了天机阁,如何?”

周余人的这一段话真的吓到韩心棠了。

在这权力为尊的小国,当权者可以一手遮天。若是这皇帝真的这样想,韩心棠觉得他一定做得到。

他以韩府和天机阁要挟她,当真相当于是掐住了她的咽喉,她几乎可以说成是没有选择。

“我……”

“没法做决定?”周余人笑道,“你若同意入宫,我不仅会放了你父亲,还会让他和你弟弟平步青云。若你不同意,明日午时,便是你父亲的死期。”

她脸色苍白地看着周余人。

周余人起身道“来人。”

三三两两的宫女太监进入御书房,周余人道“韩姑娘身子不舒服,带她到东苑歇息。”

“喳。”

东苑,并未出皇宫,本身就是皇家内院。这一命令,就是将韩心棠软禁了。

皇宫里在皇帝身边做事的人谁不是人精,谁看不出皇帝这一系列的行动的意图在于美人。所以,虽是软禁,但也没人敢对她不敬的。

她没有选择,她坐在了东苑房内的椅子上。

一两个时辰过后,晚膳送了过来。给她送来的吃食是御膳房顶好的。但韩心棠看着这些,一点心情也无。

她因为所谓的命运,从五岁起便唤国师为夫君。更是从小就对他有所依赖,喜欢亲近于他。这么多年来,他对自己体贴仔细,未有不善。更是尊重她的一切决定。她一直都觉得,这样挺好的,她挺喜欢的,也挺开心快乐的。

从未考虑过要换夫君的事情,亦从未想过会面临这样的情况的事情。

若当真入了皇宫为嫔,她就真的与他无缘,她就真的是背叛他了。

他自己算的命,难道真的就算错了。难道她的姻缘之人,不是他,而是周余人?

“夫君……”她茫然地抬起头来。

正透过镜子看着这一方情况的云墨听到这一声夫君,几乎都坐不稳了。

他握紧了拳头,自我催眠道“夫人是想知道遇到人渣是什么感受……哎,夫人是想要作死……”

他早已习惯了她有要求他一定要上。可是现在,他看着她茫然彷徨,却硬是忍着,也着实忍得艰难。

韩心棠保持着那个坐姿一动不动着。又两三个时辰过去,周余人推开了她的房门。

她抬起头来看向他,他亦是得意地笑着看向了她。

“朕一直都知道,你是与众不同的。如何,想好了吗?”

她不答话。

他走上了前去,又一把勾起了她的下巴,强迫着要看她的脸。

韩心棠猛地推了他一把,完后退了两步。

“有趣,够劲。”

韩心棠尝试激怒他道“为了强抢民女,甚至不惜污蔑国家忠臣。作为皇帝,却做这等下作之事。周余人,你真的是丢尽了你们周家列祖列宗的脸面!”

“哈哈哈哈,我若是看上了你,却还得不到你,才是丢尽了我列祖列宗的脸面!”周余人道,“如何,自愿不自愿?”

韩心棠退后几步,撞到了床帏,“不!不愿意!”

“就这还不愿意?你说说看,若是今日我与你那样,你那国师大人,还会不会再看你一眼?”

“无耻!”

她被逼到角落了,她看着步步相逼的周余人,心中万念俱灰,甚至起了死志。

然而周余人显然不给她这个机会,“你若是寻死,想想你父亲,想想天机阁!”

“卑鄙小人!混蛋!!”

“哈哈哈,我喜欢听你这么骂我!”

他扑上前去,就直接去强吻她的脸,突然间,一只小白狐不知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它一把抓花了周余人的脸。

小白狐急切地对韩心棠叫唤着,想要她逃跑。

周余人抚着脸,凶狠地看向了小白狐。

“禁卫军何在!”

嗖嗖的大门打开,一行规整的禁卫军大步走了进来。

“杀了这只小狐狸。”周余人冷冷道。

小白狐陪同她一起长大,与其说是宠物,更不如说成是家人。韩心棠一听说要杀了狐狸,忙推着禁卫军,企图给小白狐留出空档。

“你快逃,你快逃啊!这里跟你没有关系,你快逃!!”

“嘤,嘤嘤……”

小白狐显然不太乐意,他委屈地叫唤了几声。

禁卫军几个动作便限制了韩心棠的动作,小白狐见到她被这些禁卫军粗暴控制,龇牙咧嘴了起来。

它的面部越发凶悍,它的身体居然也就变得越发强壮巨大。

“这,这是……”禁卫军面面相觑。

周余人道“愣着干嘛,这狐狸都修炼成妖了,快杀了它!快杀了这妖精!”

韩心棠吼道“逃啊,小白狐,快逃,快逃啊!!!”

小白狐同这一行禁卫军战斗到了一片,然而小白狐毕竟年幼,修为也并不是太强,没多久就被制服。

它狂化褪去,又成了软软萌萌的模样,因为没帮到韩心棠,它嘤嘤地无力的叫唤着。

周余人道“带它出去,关起来!”

“是,陛下!”

禁卫军将小白狐关入了结实的铁笼子中,带出了东苑。

一大群人离开之后,周余人再次看向了韩心棠。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打扰我们了……”

他扑向了她,然而突然间,狂风骤起。

“忍不了,真的忍不了。”

一阵沉沉无奈的叹息声出现,“夫人,哪怕你之后怨我,我这里,也忍不了了。”

飕,飕飕飕。

一阵风过,周余人诧异地睁大了双眼,接着,他好像是被什么东西一脚踢向了天空。

墨金色的身影在她面前循循降落,她睁大了双眼看向了他,“夫君?”

她一直都晓得他的夫君生得好看,可在怎么好看,也只是天机阁里的一名算命的。她的夫君什么时候,还有这么大的能耐了?

难道是仙人不成。

云墨走向了她,又叹了口气道“路上顺便将另两道影子也收拾了。夫人,也玩了十几年了,回家去好不好?”

“??”韩心棠不太懂啊。“我这是在做梦吗?”

他上前一步,轻声笑着将她横抱了起来,她的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茫茫然地看着他。

他笑道“傻夫人,你刻意等着我到了才跳下洗尘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在跟我闹着玩的。不过也是想着夫人确实无聊了,给夫人安排了这么一大堆事情。只不过……”

“夫人让为夫忍了十好几年,当真好狠心。”

他抵了抵她的脑袋,自他额心之间,一缕强光映入她的额心,接着,阵阵强光将两人笼罩了起来。

白妖妖逐渐恢复了往日记忆,在强光里的她,身形逐渐伸展,呈现出了她原本清艳高贵的模样。

她还被他抱着,她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云墨实在是挺无奈的,他笑道“夫人,够刺激吗?”

“不太够。”白妖妖笑道,“你可以加入些别的更刺激的环节啊。如果影子作案你忍不了,你可以真身作案嘛。”

“调皮。”

“怪你最近太顾着大婚了。”白妖妖将脑袋靠在他的胸膛。

云墨笑道“原来夫人是怪我陪伴的时间少了?明白了明白了,这就吸取教训。”他又讨好地笑着问道,“可愿意回去了?”

“等等。韩尚书受了无妄之灾,你先将这件事修正一下。”

“小事。”

云墨挥手解决了一下,又问,“夫人可还有什么交代?”

白妖妖笑着问“我的故事写得好不好?比起话本子来如何?”

“夫人聪慧,那自然是比话本子写的好。”

白妖妖又笑道“不错不错,眼光不错。不过,我给这一世写的故事里,要登基当女皇帝的,还要六十六岁才能寿终正寝。现在时间还不到。”

云墨不在乎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